鑑定失智症 需要可靠病史


鑑定失智症需要非常可靠的病史回顧,包括長輩對日常生活的自理能力及判斷等。

(本報綜合報導)王伯伯今年76歲,聽力不大好,日前由女兒的一家四口陪同就醫。女兒一開頭就很焦慮地提問:「我覺得我爸有點像是失智症,今天趁年假結束前,趕快帶他來鑑定一下,看能不能早點吃藥,延緩惡化。」

過年期間不少返鄉遊子,特別是每年難得回家一趟的兒女,注意到長輩的生活狀況極少外出,記憶力不是很敏銳,不少一家三代同堂出現在診間,想要諮詢有關失智症的問題。

每次家人帶著長輩看病,我都特別留意要直接面對面地跟長輩「本人」溝通。

我問王伯伯:「你覺得生活上有什麼狀況?或是身體不適嗎?」他沒聽清楚,我就再問一次,然後他說:「我覺得很好,沒有什麼問題啊。」我接著問了他今年是什麼年?上個月選舉有沒有投票?天氣如何等,他也都對答如流。

我回過頭來請教他的女兒,究竟是什麼具體的事件讓她懷疑父親有失智症?她一時也說不上來,就說因為她的婆婆有失智症,照顧很辛苦,所以想帶爸爸早點來看看。事實上,平時跟父親同住的是媽媽和哥哥,他們卻又不在現場,在現場的家屬卻又無法舉出事證,甚至今天的所有討論和需要做的檢查項目,她也只能轉達給哥哥,因為明天她就要回西部了。

我重點式地檢測了王伯伯寫名字、畫方塊、認圖說故事、時間與地點定向、記3樣東西。雖然沒有滿分,但是與他的年齡與教育程度相去不遠。

我語重心長地跟王伯伯的女兒說,鑑定失智症並不是一次性的「醫師看病人」就能夠看出什麼結論,所謂的腦部掃描或抽血也都只是輔助,無法取代詳細的病史。病史取得需要長期陪伴的家屬親友觀察,列舉出具體的事件,例如煮開水忘了關火,把鍋子燒壞;去提款機領錢,忘記密碼造成卡被沒收;剛買完魚的同一天,又再買一次;騎車出門找不到路回家;洗澡忘記更衣,而一直穿同一件。沒有這些自我照顧能力的改變,失智症難以鑑定。

過去我遇過初診病人是由巷口的鄰居帶來,一問三不知,鄰居撥通電話給家人叫我自己問,感覺上都是醫師的責任,然後資料都應該在電腦裡,醫師應該自己去看。

我能體會長年在外兒女的一番孝心,不過失智症的鑑定很特別,非常依賴可靠的病史回顧,並不是當天抽個血、照個電腦斷層就可以知道的。(作者為花蓮慈濟醫院神經內科部主任)



劉靜

電話本

發佈時間:2024-03-02
易搜網汽車買賣

老東方傢俱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