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孕婦反殺家暴丈夫 逃亡22年後自首被判十年


(綜合報導)「殺人後,王芳隱姓埋名22年。忍著腹痛離開保德縣,一路逃到西安,致使腹中胎兒再次流產,她先後在西安、成都、重慶,靠打工謀生,一路逃亡,最後自首投案。22年中沒回家,也沒試圖聯繫過家人,親屬王麗感歎,「這麼多年,她一個人在外面,能過什麼生活呢?也就是四處打零工,幹一些雜活。我想,自首可能是因為她再也不想過那種生活了。」
1998年7月28日晚,在山西省忻州市保德縣白家溝鄉,18歲的王芳用一根六稜鋼釬砸死了自己的丈夫白某。當時,她已懷孕5個多月。
起訴書顯示,包括王芳家人在內的13名同村居民證明,白某在生前有數次家暴行為。王芳甚至在結婚那年被打到流產。
殺人後,王芳一路逃到西安,致使腹中胎兒再次流產。她隱姓埋名,在西安、成都、重慶打工謀生,直到去年4月14日自首。
去年底,山西省忻州市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王芳10年有期徒刑。一審宣判後,被告人家屬並未上訴。之所以不上訴,是因為他們拿不準王芳被判十年是否罰當其罪。
王芳父親王大偉說,直到親眼見著女婿當他的面打女兒,才知曉她婚後的苦楚。隨著對類似案例的深入瞭解,他心中始終放不下那個疑問:女兒的行為,會不會構成正當防衛?
那天是1998年的7月28日夜晚,王芳和白某因為瑣事發生衝突,白某再次打了她。當時她已懷孕五個多月,然而,丈夫的暴行沒有停止的跡象。
起訴書顯示,1998年的某天晚上,白某再次打了王芳。被打後,她感到腹中胎動劇烈,眼見白某隨手拿起頂門用的六稜鋼釬,朝自己打過來,出於對腹中胎兒的保護,在他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她突然發力奪過鋼釬。白某被絆倒在床上。
王大偉說,王芳知道白某爬起來還會繼續打她。出於恐懼、害怕和對生活現狀的絕望,她用手中鋼釬朝白某的頭部猛砸下去。直至白某不再動彈。
次日凌晨,她收拾好自己的衣物,帶上家裡的現金,鎖好家門,去和父親告別。
王大偉回憶,女兒將自己的衣物交給他,然後坦白,自己殺了丈夫白某。
1995年3月,年僅15歲的王芳,在山西省忻州市保德縣白家溝鄉的一個小山村,與丈夫白某舉辦婚禮後共同生活。親屬都表示,王芳和白某是自由戀愛。
「她在初中輟學之後就沒讀書,也不出去打工,就在家裡幹農活。」 親屬王麗說,白某脾氣很不好,為人十分霸道,「村子裡的人都不敢惹他。」
王芳的父親對這樁婚事非常反對。
婚後,王芳和白某居住在保德縣白家溝鄉的大山裡。她平時難得回來,和家人的交流越來越少。
王大偉說,自己在王芳三四歲的時候和妻子離婚,自己一個人把孩子養大。平時他不怎麼瞭解女兒的家事,作為父親,也不好開口問她。因此,對於白某家暴的行為,村子裡的其他人比王芳娘家人知道的更早。
兇案發生之前,王芳曾多次受到丈夫毆打。王大偉回憶,丈夫以殺了她家三口人相威脅,使得她既不敢逃跑,也不敢報警。
家暴是從婚後兩個多月開始的。因為生活瑣事或者心情不好,白某不定期地毆打她。從巴掌扇,到拳打腳踢。結婚那年她懷孕,被打到流產。
據王芳的供述,她的忍讓不僅沒有換來丈夫的心軟,還讓白某某脾氣更加暴躁。他開始用煙頭燙、用農用三輪車廢棄皮帶抽、用鉗子夾她的身體。
後來,他時常拿起手邊物件隨手就打,甚至在父親王大偉面前打她。
不論是白天還是晚上,村民時常能聽到白某家中傳來的喊叫和爭吵聲。起訴書顯示,案發後,包括王芳家人在內的13名同村居民的證言,可以證明白某在生前有數次家暴行為。
殺人後,王芳隱姓埋名22年。
她忍著腹痛離開保德縣,一路逃到西安,致使腹中胎兒再次流產。她先後在西安、成都、重慶,靠打工謀生,一路逃亡。
2020年4月14日16時20分許,她在重慶市南川區金佛山西高速收費站廣場向保德縣公安局投案,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並且自願認罪認罰。
最終,山西省忻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王芳有期徒刑10年。



劉靜

老東方傢俱

發佈時間:2021-12-04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