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船廠遭街道辦違法強拆


(綜合報導)2024年5月22日,澎湃新聞從江蘇天鼎船業有限公司(下稱:天鼎船廠)相關負責人彭先生處獲悉,南京市江北新區法院將於6月14日開庭審理該公司提起的行政賠償訴訟。

天鼎船廠於2019年8月被南京市浦口區政府橋林街道辦事處強拆。法院判決認為,橋林街道辦未經法定程序進行調查認定,直接組織相關人員拆除涉案建築,屬於超越法定職權、違反法定程序而為的行為,依法予以撤銷,但鑑於該行為已實際發生,並不具有可撤銷性,依法應確認其違法。

此前,天鼎船廠於2022年5月就向南京江北新區法院提起行政賠償訴訟,希望法院節約司法資源、減少當事人訴累直接判賠損失金額。但法院認為,應由橋林街道辦繼續對天鼎船廠的資產等情況進行全面調查,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按照全面賠償和公平合理的原則,綜合考慮其他同類項目的補償方式和標準,先行處理並作出行政賠償決定。 2023年11月3日,橋林街道辦作出《行政賠償決定書》,決定向天鼎船廠賠償3,408萬餘元。天鼎船廠認為賠償金額與公司的資產不符,遂再一次向江北新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法院:街道辦強拆行為超越法定權力、違反法定程序

天鼎船廠相關負責人彭先生介紹,2002年,天鼎船廠作為招商引資項目被引進,登記在南京市浦口區橋林街道雙雲村開展經營。 2018年,南京市委及市政府根據江蘇省第一環境保護督察組反饋的督查意見,制定了《南京市貫徹落實江蘇省第一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反饋意見整改方案》,將「橋林十里造船帶」列入《長江岸線保護與開發利用三年計畫》。 2019年3月,浦口區政府制定了《2019年浦口區長江沿岸專案整治實施計畫》(下稱《實施方案》),將天鼎船廠列入拆除範圍。

彭先生稱,依照《實施方案》的要求,應由浦口區拆遷中心進行拆除補助政策和標準制定,然後由橋林街道完成調查摸底、提交數據及拆除項目的資產(房產)評估工作,並負責專項拆除的具體工作。但2019年8月9日凌晨4時許,在前述相關前置工作並未完成的情況下,橋林街道辦組織人員將天鼎船廠強拆。

天鼎船廠遂將橋林街道辦起訴至南京江北新區法院。橋林街道辦辯稱,天鼎船廠內建築係違法建築,其拆除行為合法有據。 2021年6月20日,江北新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確認橋林街道辦2019年8月9日拆除天鼎船廠廠房、設備、構築物的行政行為違法。

判決書顯示,江北新區法院認為,結合現場強拆情況及本案其它證據來看,足以認定天鼎船廠廠房、設施等的拆除行為係由橋林街道辦為履行整治拆違拆除工作主體責任而組織實施。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負責浦口區區劃範圍內的相對集中處罰權工作、對轄區內涉嫌違法的建築有調查、查處等職權的單位系南京市浦口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並無相關法律法規或規章賦予橋林街道辦對轄區內涉嫌違法的建築進行調查、處理的相應職權。法無授權不可為。本案中,橋林街道辦亦未經相關法律、法規規定的程序進行調查認定直接組織相關人員拆除了涉案建築,該行為屬於超越法定職權、違反法定程序而為的行為,依法應予撤銷。但鑑於該行為已實際發生,並非具有可撤銷性,依法應確認其違法。

橋林街道辦不服,上訴至南京中院。 2022年1月27日,南京中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判決駁回橋林街道辦上訴,維持原判。

船廠提行政賠償訴訟,法院認為由街道調查後先作出賠償決定

法院確認橋林街道辦強拆違法的判決生效後,天鼎船廠立即向江北新區法院提起行政賠償訴訟,請求橋林街道辦賠償其各項損失。彭先生稱,該公司曾於2018年委託評估公司對公司財產進行評估。 2018年9月10日,評估公司出具《評估報告書》,評估價為1.33億元(評估基準日期為2018年6月30日)。彭先生認為,因公司已被強拆,標的已滅失,橋林街道辦應依據《評估報告書》賠償。

江北新區法院審理後認為,橋林街道辦強拆天鼎船廠已被生效判決確認違法,根據《國家賠償法》相關規定,橋林街道辦對拆除過程中造成天鼎船廠的合法的直接損失應當依法予以賠償。根據《實施方案》的要求,橋林街道辦有義務對天鼎船廠拆除工程資產進行調查摸底、評估,但橋林街道辦並未全面完成相關工作。現雙方對於被拆除的廠房、設備、構築物的數量及權屬、賠償標準等各執一詞,為體現法律法規以及相關政策的連續性、一致性和公平性,並有利於最大限度地維護天鼎船廠的合法權益,本案應由橋林街道辦繼續對天鼎船廠的資產等情況進行全面調查,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按照全面賠償和公平合理的原則,綜合考量其他同類項目的補償方式和標準,先行處理並作出行政賠償決定。

2023年3月30日,江北新區法院判決,命令橋林街道辦在判決生效3個月內做出賠償決定。

天鼎船廠上訴稱,該公司的訴訟請求是被拆廠區的價值損失,對於該項爭議一審法院應當就賠償的價格作出明確的評析,並直接判令橋林街道辦給予一定數額的賠償款,但一審判決將賠償的決定權交給了橋林街道辦,賠償多少由橋林街道辦決定,如此一來本屬於給付之訴的賠償案件,被一審法院處理成了履職之訴的行政案件,如果一審判決生效以後,雙方還會產生新的爭議,屆時又要耗費司法和行政資源,使得一場行政賠償訴訟循環往復。此外,一審判令橋林街道辦作出賠償決定,實質上是讓橋林街道辦履行徵收補償的職責,該判決與最高法院案例「不能以補償代賠償」的司法精神不符,會助長行政機關違法行政的作風。

2023年8月14日,南京市中級法院判決,駁回天鼎船廠上訴,維持原判。

認為街道辦賠償金額不能彌補損失,船廠二提行政賠償訴訟將開庭

2023年11月3日,橋林街道辦作出《行政賠償決定書》,決定向天鼎船廠賠償3,408萬餘元。

《行政賠償決定書》顯示,2020年,浦口區水務局牽頭起草了《浦口區2019年度長江岸線專項整治「以獎代補」導則》,並通過了區委常委會審議,評估單位根據前述導則,並參照相關規定,對天鼎船廠進行評估,並出具了評估報告。本機關(註:指橋林街道辦)決定依法院生效判決,依據評估報告,給予天鼎船廠未登記房屋、裝修、附屬物、苗木、停產停業損失等共計3408萬餘元。

彭先生認為,橋林街道辦“以獎代補”“以補代償”,賠償金額遠不及該公司遭受的損失,也印證了其先前的擔憂。無奈之下,天鼎船廠再次提起行政賠償之訴。

5月22日,彭先生收到江北新區法院傳票,顯示該院將於6月14日開庭審理此案。



劉靜

華人今日網改版啟示

發佈時間:2024-05-24
易搜網汽車買賣

老東方傢俱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