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司困境:國內威權主義 國外面臨敵意


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在加州帕洛阿爾托。

(綜合報導)2018年4月的一個下午,北京網路媒體公司字節跳動的創始人張一鳴收到中國監管機構的通知,要求他關閉一款人們分享笑話和搞笑影片的應用程序。他照辦了,並在一份公開道歉中表示了自責和內疚。「自責是因為辜負了主管部門一直以來的指導和期待,」他寫道。

TikTok創作者們今年3月在美國國會山莊。

《紐約時報》報導,張一鳴承諾採取九項補救措施。最重要的措施是,在字節跳動內部加強黨建工作,教育員工從黨和政府的角度考慮問題。現在,擁有TikTok的字節跳動也面臨著美國政府的類似命令:要麼出售該短片應用程序,要麼將面臨禁令。公司正在美國法庭上進行反擊。

TikTok首席執行官周受資在華盛頓的聽證會上。

以前的情況是,在海外開展業務的中國公司能通過屈從中國政府來換取在國內的生存,同時能在美國享受私有制和法治的保護。但隨著世界這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不信任加深,字節跳動等中國公司生存的地基正在崩潰。這些企業已夾在了本國的威權政府和對它們越來越懷疑,甚至敵對的美國政府之間。

TikTok和其他在美國蓬勃發展的中國公司(例如Temu和Shein)都是由中國人控制的跨國公司。被中國人擁有的標籤已成為沉重的包袱。中國商界所有想在國內經濟疲弱的時候在海外尋找機會的人都深切地感受到了這一點。

隨著中國的商業環境在偏愛國有企業的習近平領導下不斷惡化,TikTok在華盛頓面臨的挑戰是許多中國企業家和投資者在中國境外會遇到什麼的一個例子。據中國商務部的數據,2023年,中國投資者向全球近8000家公司投了1300億美元的資金。與2018年相比,投資額增長了約8%,投資公司的數量增長了38%。

研究全球化和中國社會政治進程的香港科技大學退休教授丁學良說,「商界對他們在中國以外能在哪裡投資、投資什麼非常擔心」。他一直在為中國企業家舉辦講座,有時一次有數百人參加,他們想知道自己的公司在發達國家是否可能面臨國家安全審查。「道路越來越窄,坡度越來越陡,」他說。

他和其他人說,難辦的部分是,美國有正當理由懷疑 TikTok能否真正獨立於中國政府。沒有一家中國公司或中國公司擁有的實體能拒絕中國政府提出的要求。那樣做會危及高管個人和企業資產,以及高管家人的安全。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2018年對政府命令作出的回應很典型。在中國經商的模糊現實使得外界很難將企業與中國政府區分開來。

一些公司,尤其是像字節跳動這樣的在線平台,通過實施政府要求的審查、傳播政府的宣傳來幫助加強中共的統治。公司從與政府保持密切關係中受益,這種關係在一個政府擁有幾乎一切的國家很難避免。

一名曾在字節跳動和TikTok任項目經理的蘇先生說(他已在去年離開公司),字節跳動的問題在於,它想在兩邊得到好處。他說,字節跳動在國內充當政府宣傳機器的一個部門,同時在國外享受自由民主世界的好處。

TikTok在全球擁有逾10億用戶,在美國有1.7億用戶。中國國內的用戶不使用TikTok,而是使用抖音,那是字節跳動在國內提供的一個類似的短片應用程序。美國政府擔心中國政府為獲取用戶敏感數據或傳播宣傳而向字節跳動施加壓力。TikTok否認了這些擔憂,並表示已採取措施將美國用戶數據存放在美國。

但大多數中國私營企業和美國私企一樣,也想有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讓他們能去賺錢的地方。這個目標正面臨越來越多的審查和不確定性。

一名自我流放到另一個亞洲國家的中國商人對我說,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該國政府阻止了他投資一家半導體公司的計劃。他最終投資了酒店業。他不能回中國,因為擔心當局會懲罰他,因為他直言不諱,但他的錢在東道國也不受歡迎,因為他是中國人。

聚焦人工智慧、半導體和其他尖端技術的矽谷初創企業要麼迴避中國投資者,要麼告訴現有的中國投資者撤資。它們不想走政府審查的程序,華盛頓要求公司將涉及外國投資的交易提交給政府審查。一些美國政客嘴上說要將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區分開來,但在實際操作中卻做得很糟糕。

在參院今年1月的一個聽證會上,來自阿肯色州的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多次問TikTok首席執行官周受資的公民身份問題。「你是哪個國家的公民?」他問道。還有:「你申請過中國國籍嗎?」答案是新加坡,沒有。假設周受資和我一樣持有中國護照的話,我無法想像後續問題會是什麼。

佛羅里達州以擔心國家安全為由,通過了一項禁止許多中國公民購房的法律,我的同事秦穎(Amy Qin)本月已做了報導。美國30多個州正在考慮制定類似的法律,禁止中國公民和實體購買或擁有財產。
所有這些已對中國人在美國投資產生了寒蟬效應。研究公司榮鼎集團表示,新投資已放緩至涓涓細流。

榮鼎諮詢集團寫道,2022年中國對美國的新增投資已從2016年的460億美元降到50億美元以下。中國已不在美國投資者國籍排名的前五名,卡達、西班牙和挪威等國的排名都已超過了中國。中國風險投資家不再去矽谷尋找最熱門的初創企業。他們現在常在阿布達比或利雅得相遇。

多名學者和律師表示,這並不是說美國對中國投資持謹慎態度錯了。一名研究中國互聯網行業數十年的學者說,在中共把國家安全放在第一位、世界正在去全球化的背景下,民主國家需要認真思考自己的原則和做法。她說,這個過程將暴露出讓這些國家的對手能利用的許多矛盾和弱點。各國需要決定如何平衡開放與國家安全。

這名學者說,TikTok這樣的在線平台擁有巨大的影響力,所以,其所有權在美國成為一個敏感問題不足為奇。在中國,這種問題能通過政府的一個電話來解決。在美國則需要走正當程序,可能需要幾年時間。



劉靜

華人今日網改版啟示

發佈時間:2024-05-21
易搜網汽車買賣

老東方傢俱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