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11歲男童跳樓案 涉事班主任無罪!


(江西十七日電)2024年5月17日上午,江西省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上訴人張某某、汪某某訴原審被告鄒某侮辱、虐待被看護人一案進行二審公開宣判。

綜合陸媒報導,男童父親表示,2021年11月9日這天遲遲等不到兒子放學回家,便致電班導,得到的答覆是「孩子早就回去了」,沒過幾分鐘,班導又回電讓他趕快來學校,「兒子要跳樓了!」

受訪時母親回憶,當時班導師很緊張,說寬寬要跳樓,他們得一起去對面社區找孩子,母親非常慌張,卻又難以相信,趕緊打電話向警察詢問,未料對方卻說附近確實有孩子跳樓了,嚇得她腿都軟了,急忙和丈夫奔向對面社區,看到兒子面目全非地躺在地上,夫妻倆頓時崩潰了。父親始終想不明白,成績如此優秀的孩子為何會想不開做出這種事。

事後,警方在寬寬身上找到生前留下的遺書,寫著「本人的死不與父母、家長、社會有關,只和鄒女有關,她用暴力的手段」。

父母在警方協助下,調閱當天的教室監視器畫面,那天寬寬多次被被班導師當眾批評斥罵,「你腦子笨死了」、「你沒有臉沒有皮是吧?」但寬寬那天不只被罵這些,這樣的「羞辱」從當天早上10點開始,鄒姓班導在課堂上問了寬寬一個問題,寬寬回答完後,扳倒疑似對答案不滿意,便開始各種刁難,過了3分鐘才讓寬寬坐下。

隨後,鄒女展開一連串的訓斥,「寬寬是欠債大王,全班就你欠債最多。小測小測不過關,試卷試卷不過關」,從影片中可見,寬寬表情相當沮喪;下午2點,鄒女再次指責寬寬,「你當著大家的面,告訴我(試卷)什麼時間交,我做夢都沒想到寬寬是騙子」,班上同學哄堂大笑。

寬寬表示,第二天一早就交了,但鄒女卻反駁,「你明天不來怎麼辦?叫你爸把作業送過來,你明天再請假,我讓同學都去你家拿」,過了13分鐘後,鄒女再次開轟,「你沒吃中午飯嗎?要咬本子吃?看看你家有多窮」,班導師還曾吼叫讓寬寬換座位。

後來,監視器畫面顯示,寬寬在下午第二節下課時,從課桌拿出一張紙開始寫遺書,10分鐘寫了2份遺書,一份被同學發現後交給老師,另一份他則帶在身上,也就是警方在案發現場發現的那份,老師在看到第一份遺書後聯繫了家長,只可惜趕到現場時,寬寬已從24樓跳下。
2021年12月,寬寬父母向九江市濂溪區法院提起刑事自訴,請求判定鄒女犯下侮辱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當月中旬,法院立案。於隔年7月10日當地教育局通報了對鄒女的處理意見,通報指出,鄒女存在「違規收受服務對象紅包禮金,接受服務對象宴請和接受廬山住宿安排等問題」、「多次對多名學生有譏諷、歧視行為等違反師德師風的問題」,給予鄒女嚴重警告處分、降低2個崗位等級處分和調離教學崗位處理,目前在校內圖書館工作。

2023年4月29日法院一審開庭審理此案,父親控訴「被告鄒女出庭了,看到她態度依舊很頑固,沒有絲毫認罪認罰的態度,一直在逃避責任,對於此前教育局通報的她諷刺挖苦、侮辱歧視學生的行為拒不承認,並稱她這是幽默式教學,對此我感到非常氣憤。」

於8月9日上午,該案在九江市濂溪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為鄒女對孩子的批評、教育、懲戒皆發生在正常的教學過程,用語和行為雖有失當之處,但總體上未偏離教育目的,旨在促使孩子更好地完成學習任務,並引以為戒、認識和改正錯誤,在同班同學的基本認知裡,沒有造成孩子人格貶損、名譽破壞的不良影響。最後,法院宣判,涉事教師不構成侮辱罪、虐待被看護人罪,宣告被告鄒女無罪。不過,一審宣判後,寬寬父親不滿當庭提出上訴,被告人鄒姓班導師表示服判不上訴。

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鄒某在日常教學中對張某的批評教育行為,未實質偏離教育目的,其在課堂上對其他同學進行批評教育時,同樣語氣嚴厲,並未刻意針對張某,張某同班同學能夠正確認識並接受鄒某的批判教育,張某的死亡與鄒某的行為之間不具有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係。鄒某的行為不構成侮辱罪、虐待被看護人罪。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遂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宣告鄒某無罪的判決。

鄒某在批評教育時,未能關注身心尚未成熟的張某的心理情緒變化,事後未加強對學生的幫助並及時與家長溝通,鄒某部分言語行為與人民教師職業道德規範的要求亦不相符,教育主管機關結合鄒某其他違規違紀行為,已對其作出相應的黨紀政務處分。



劉靜

華人今日網改版啟示

發佈時間:2024-05-18
易搜網汽車買賣

老東方傢俱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