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如何在汽車和電池領域引領世界


寧波的極氪純電動車工廠。

(綜合報導)幾十年來,中國一直在有條不紊地主導越來越多的行業,從20世紀80年代的玩具和服裝行業,到今天的半導體和可再生能源。中國現在生產三分之一的全球製成品,超過美國、德國、日本、韓國和英國生產的總和。來自這些商品的貿易順差相當於整個中國經濟的10%。

寧波電動汽車裝配線上的工人。

《紐約時報》報導,這些出口的不斷增長已在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引發了關於其製造業「產能過剩」的擔憂。美國和歐洲的最高領導人已開始呼籲中國減少向世界出口,並增加進口。拜登總統週二大幅提高了美國對中國進口電動汽車、太陽能電池板和其他高科技製成品的關稅。

北京車展上展出的小鵬電動汽車。

差不多在十年前,中國啟動了一項名為《中國製造2025》的雄心勃勃計劃,目標是讓中國在10個先進制造領域用本國製造的產品取代關鍵的進口產品。國家控制的銀行系統將貸款引導到這些關鍵行業。

中國政府聲稱,增長的貿易順差是中國企業提高競爭力的合理結果。

十年很快就要過去,中國國內的經濟正在受到主要是來自房地產市場崩潰的拖累。政府領導人已下令增加對其中許多製造業部門的貸款,以彌補消費者支出放緩的影響,同時加大出口力度。

對中國的經濟政策制定者來說,這個戰略並不陌生。這個戰略的運作方式是:監管機構限制中國家庭的投資選擇,於是老百姓只好把大量的錢存入銀行,儘管存款利率很低。然後,銀行把這些資金以低利率貸給初創公司和其他企業。據中國央行的數據,工業凈貸款大幅增長,已從2019年的830億美元增加到去年的6700億美元。

中央政府指示地方政府為重點行業提供幫助。幫助的形式包括為工廠提供廉價土地、為貨運車輛修建新的高速公路,以及高速鐵路和其他基礎設施。位於德國基爾的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在一項研究計算顯示,中國政府2022年為超過99%的中國上市公司提供了直接補貼。

中國壓低工廠工人的工資,這有助於提高本國製造商的競爭力。中國的戶口制度限制了農村家庭搬到城市永久居住的能力,如果農民能獲得城市戶口的話,他們將有資格享受更好的勞動福利。中國禁止獨立工會,警察會逮捕有意組織者。

補貼項目幫助了中國許多行業的增長,引發了美國和其他國家對本國工廠的工作崗位可能流失的擔憂。美國的關稅目前針對的是中國一些規模最大、增長最快行業的出口。

汽車行業是中國如何能夠如此迅速地獲得製造業主導地位的一個典型例子。僅四年前,中國還是一個汽車出口弱國,每年只向中東和其他不太富裕地區的市場出口100萬輛廉價汽車。現在,中國已大大超過了日本和德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出口國。中國現在每年出口的汽車、運動型多用途車、皮卡和貨車接近600萬輛。

這些出口車中的四分之三(尤其是出口到俄羅斯和發展中國家的)是汽油發動機汽車,中國國內想買這種汽車的人較少,國內的電動汽車售價較低,而且給車充電要比給車加油便宜。中國的領導人已在過去15年裡為純電動汽車的研究和生產提供了大量補貼。

中國的純電動汽車製造商正在擴大它們的產能,建造將這些汽車運往遙遠市場(尤其是歐洲)的船隊。汽車製造商今年將在中國推出71款電動汽車,其中許多配有大量先進功能,但售價卻低於西方同類配置的汽車。

中國在電動汽車電池生產上起步時曾遠遠落後於西方,而中國官員們知道這一點。中國政府早在2011年就開始要求西方公司把關鍵技術轉讓給它們的中國合作夥伴,如果它們想讓中國消費者在購買進口電動汽車時獲得與國產電動車相同的補貼的話。要是沒有補貼,通用汽車和福特等製造商將無法與中國製造的電動汽車競爭。

跨國汽車製造商做出的回應是向韓國供應商施壓,讓它們在中國建廠,韓國當時曾在電動汽車的電池生產上領先。中國政府在2016年進一步宣布,即使是中國製造的電動汽車,它們需要使用中國公司擁有的工廠生產的電池,才有資格獲得政府為消費者購車提供的補貼。這個政策導致汽車製造商(甚至包括韓國的現代汽車)放棄了韓國電池製造商在中國的工廠生產的電池,將合同轉給寧德時代等中國電池製造商。

中國公司目前為全球大部分電動汽車生產電池。電池技術在過去幾年的突破意味著電動汽車的續航裡程更長。根據華盛頓的研究團體大西洋理事會的一份新報告,中國的鋰離子電池出口額已從2019年的130億美元躍升到去年的650億美元。這些電池中有近三分之二出口到歐洲和北美。其餘的主要銷往東亞,通常在那裡組裝成產品後,最終銷往歐洲或北美。

中國長期以來一直將太陽能電池板作為首要任務,以減少對進口石油和其他化石燃料的依賴,這些進口使用由美國、或中國的另一個地緣政治對手印度控制的海上航線。中國太陽能電池板的產能在2008年至2012年間擴大了十倍,導致世界太陽能電池板價格下降了約75%,也導致了美國和歐洲的許多工廠關閉。

隨著太陽能電池板的價格暴跌,中國的三大生產商遭受了自身的財務崩潰,讓銀行背負了貸款損失。中國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們只需用比當初的建設成本少得多錢就購買了它們的工廠。這些第二代的公司後來能以更低的成本製造太陽能電池板,並投資尖端技術研究。

中國的公司現在幾乎生產世界上所有的太陽能電池板。中國的光伏電池出口在過去四年中增長了一倍多,去年達到了440億美元,拜登政府正在提高對中國光伏電池徵收的關稅。中國也在以兩倍的速度增加本國光伏矽片的出口,光伏硅片是光伏電池的關鍵組成部件。

美國的出口管制限制了向中國出口最先進的半導體及其製造技術,這類產品約佔半導體市場的5%。但在政府巨額補貼的幫助下,中國企業已在占該市場95%的其他產品上變得更具競爭力。
中國製造的晶片被用於西方的各種設備,包括許多汽車。就連汽車的汽油發動機通常也由中國製造的半導體控制。

美國今年11月的大選已給拜登總統帶來了政治壓力,讓他需要表現出他正在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貿易問題也已與安全擔憂緊密聯繫在一起。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戰爭正在讓人們看到,戰爭的勝敗也許部分取決於哪一方能製造更多的無人機、炮彈和車輛。

中國聲稱,本國不斷增長的貿易順差是中國企業提高競爭力的合理結果。歐盟歐華代表團團長庹堯誨(Jorge Toledo Albiñana)不同意這個說法。他在上週的一個講話中說,「在歐洲,作出反應的壓力越來越大,因為人們普遍認為,我們的公司和投資者面臨的不公平競爭在日益惡化。」

美國透過《通貨膨脹削減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和《兩黨基礎建設法案》(Bipartis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and Jobs Act)給半導體、電動車與周邊產業及消費者誘因,具體措施包括補貼基礎建設和減稅優惠,已然投入數十億美元,採取由上而下的產業政策重振美國的高技術製造業基礎、國家安全化與本土化資訊產業鏈。

同時開放一定程度的友岸外包,使盟國與美國在多邊或雙邊的基礎上能夠構建自由民主的生產供應鏈,藉此與中國、俄羅斯、委內瑞拉及威權的中東產油國劃出一條界線,維護美國國家安全。

中國政府的做法則是給予直接補貼,藉此主導推動電動車和其他綠能技術的發展及向外擴張,例如2024年德國智庫「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IfW Kiel)的研究顯示,中國電動車品牌比亞迪獲得了至少34億歐元的直接補貼,豐厚的補貼讓比亞迪迅速擴大規模,不僅主導中國市場,還利用低價向歐盟不斷擴張,同時特斯拉、福斯等歐美電動車品牌則因難以對抗中國本地品牌的價格戰,在中國市場市佔節節降低。

此等不公平貿易讓歐盟各國直指中國商品的經濟威脅,歐盟執委會從2023年10月發起調查,調查比亞迪、上汽、吉利等中國汽車品牌是否因補助而獲得不公平優勢,並研議相應的關稅措施,最快可能7月上路。




劉靜

華人今日網改版啟示

發佈時間:2024-05-15
易搜網汽車買賣

老東方傢俱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