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手統帥權 國安會逾越權力


蔡英文時代,有關國安會逾權之說,從未斷過。

(綜合報導)依《國安會組織法》,國安會是總統的幕僚角色,與國防部並無上下隸屬關係,國安會不能指揮國防部,歷任總統從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都是這樣運作,唯獨蔡英文時代,有關國安會逾權之說,從未斷過。

蔡政府任內國安會打電話給高階將領交辦事項的情節,時有所聞,這是前3任民選政府不曾有過的事。以扁政府權傾一時的國安會祕書長邱義仁為例,若臨時有事與國防部長李傑商量,都是邱義仁去李傑辦公室,以示對軍方的尊重。

現在國防部搬到大直,不在總統府,與位於博愛路的國安會有段距離,但這不代表國安會可以拿起電話就找高階將領交辦事情。而且長此以往,究竟是承總統之命交辦?或是國安會個人意見?已無從分別。

從李登輝前總統起,三軍統帥每周會固定接見國防部長,軍中稱為「小軍談」。小軍談多半是總統與部長1對1談話,有時是部長與參謀總長一起見總統的1對2談話,或單獨見總長。不過,蔡英文總統對小軍談已改變做法,每次會帶著國安會官員參加。換言之,現在國防部長與總長已無法在小軍談單獨向蔡英文報告軍務。

李、扁、馬小軍談做法一致,蔡英文一開始也是,後來改為由國安會2至3位官員陪同開小軍談。可以想見,部長單獨面報總統與有陪同官員在場,說的自是有所不同,且無法暢所欲言。

事實上,統帥權是不容插手的。總統是三軍統帥,軍務就是聽取部長與總長,以及高階將領意見;國安會只是幕僚,可向總統建言,總統若採納,也是直接命令軍方,而不是由國安會下達指令。國安會不是國防部的上級單位。

總統駕馭軍人是門藝術。例如李登輝想削參謀總長郝柏村兵權,制衡軍隊的郝家軍,就重用蔣仲苓、劉和謙與宋心濂等非郝系上將;陳水扁想節制參謀總長湯曜明日漸坐大的軍勢力,就用陳肇敏、李傑與余連發等上將,絕對不會讓國安會介入軍中人事。

總之,統帥不能藉國安會掌握兵權,軍中自有權力平衡的生態,絕不能讓國安會扮演節制軍中權力的角色,且於法無據。

此外,蔡英文上任後,一度取消每月舉行的「大軍談」,調整成「中型」國防會談,國防部長與參謀總長是當然成員,其餘成員視議題由國安會決定。後又恢復大軍談,但參加成員非固定,與李扁馬等政府時期略有不同。

國安會插手建軍事務,有權無責,又不必到國會備詢,不受國會監督,這不是民主國家的制度。這也是外界一直關注國安會與國防部關係最根本的原因。



劉靜

美國再生醫療集團

發佈時間:2022-06-28
易搜網汽車買賣

老東方傢俱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