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導演胡曉璐 描刻底層生命 作品如心靈影像日記


胡曉璐在電影節

(記者言語/專訪)華裔電影導演胡曉璐,創作的短片被影評人稱為「直達心靈深處的影像日記」,每一禎畫面不僅透露出導演內心的細膩情感,對社會邊緣化群體以及底層人民的刻畫也讓人印象深刻。胡曉璐稱,社會問題是她過去、現在以及未來最重要的創作主題。
 
    胡曉璐出生於上海,童年的她看起來與別的小女孩並無兩樣,但內心卻很有自己的主見和想法,生活本來還算順利,直到17歲時她被診斷出淋巴瘤,治療過程很痛苦,吃不下飯、掉頭髮以及醫院封閉的環境,讓她懷念以往自由的生活。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參加了上海電影節的紀錄片展映,其中有個影片描述了一名白血病女性生命的最後時光,讓她身受同感,並最終驅使自己成為影像工作者。
 
    胡曉璐稱,片中有一段,講的是生病女孩渴望吃冰淇淋,被醫生堅決拒絕,女孩的男朋友便感歎到就連如此簡單的心願也無法實現。字裡行間讓她聯想到自己的經歷,「影像的力量在那一刻被發揮的淋漓盡致,那種對生活的渴望讓我難以忘懷。」康復後,她成功考取上海戲劇學院,正式開始了影像創作生涯。
 

胡曉璐在電影節
 
    在上海戲劇學院的學習,讓她從以往封閉的經歷中解脫,打開了新視界的大門,胡曉璐稱自己是個憤世嫉俗的人,對學生會之類的活動不感興趣,完全專注在自己影像表達的世界,而且自己喜歡用普通素人而非專業演員,「因為社會底層人群更有故事性,他們本身的存在已經足夠強烈」。在走街串巷中她也結識了很多朋友,包括一個拾荒老人,在去他家交流時決定請他出演主角,故事都從老人親身經歷中取材,還請了一個女孩演老人的女兒,影片在學校播出後反響強烈。
 
    胡曉璐對社會問題強烈的興趣,還來源於是她的冒險精神。每逢大學放暑假,她就會遊歷中國各地,去湖南湘西和四川山區支教,當地條件非常苦,環境差到難以想像,很多學生要走兩個小時山路才能到學校,還有女學生家裡是泥土堆成,她對此深感無力,感覺唯有奉獻自己的知識,再幫學生籌款,讓更多人得到教育機會。
 

胡曉璐騎車橫跨美國
 
    本想在大學畢業後去北京進修編劇的她,陰差陽錯間申請了加州藝術學院的導演研究生,第一年來洛杉磯的時候,她感受到強烈的海外文化衝擊,加之語言障礙,自己苦悶了很長一段時間。
    不安於現狀的她毅然決定在假期騎自行車橫跨美國,從聖伯納汀諾出發,穿越亞利桑納、新墨西哥、德克薩斯、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最後到達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整個行程歷時32天,跨越4490公里,烈日暴曬下,陪伴她的僅有一個背包,幾套補胎工具和兩件外套。
    一路下來令她最難忘的不是路途艱辛,卻是人間真情,「幸運的是我一路上遇到很多好人」,在亞利桑那州時遇到的老夫婦請她回家中吃飯,還特別送她一把刀防身,自行車老闆聽聞她的故事,免費幫她換了腳踏板,新奧爾良的自行車愛好者為她提供住宿…路途中得幸好心的人的幫助,讓她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我走了,再見》海報
 
    胡曉璐的短片《我走了,再見》曾在洛杉磯紅貓劇院、棕櫚泉國際短片影展、新奧爾良國際電影節以及紐約華語電影節展映,影片創作初衷也來源於自己的真實故事,在生病以前她曾經有一段叛逆時光,有一次甚至扔掉手機,留書出走半年。
    胡曉璐稱,自己去了廣州,還找到一份酒吧服務員的工作,當時與父母在內的所有人斷了聯繫,唯獨把自己的去向告訴了一個要好的初中同學,沒想到父母找到了這名同學詢問她的去向。後來爸爸獨自來到廣州,等她凌晨兩點下班後看望她,父女重逢之時,年邁的父親瞬間手足無措,聊了聊後就留下錢走了。
 
    胡曉璐稱父親離去的背影讓她感觸良多,這一幕最終被她改編搬上銀幕,影片細節到位、情感真摯,讓不少觀眾當場留下熱淚,很多人直言想到自己的父親。她表示,影片創作是一個「認識和接受」的過程,這之中有青春,有親情,有苦有樂,她希望未來創作出更多反映小人物生活的故事。
劉靜

老東方傢俱

發佈時間:2021-10-25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