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數字人民幣 或動搖美國力量的支柱


數字人民幣資料圖。

(綜合報導)「數字人民幣」這一名詞,在當下中國人的日常生活裡可謂「既熟悉又陌生」,但隨著一批又一批試點的推進,數字人民幣不僅離日常生活越來越近,也引起外媒的廣泛關注。
「數字人民幣可能動搖美國力量的支柱」,《華爾街日報》4月5日推出長篇報道,介紹中國的數字人民幣。雖然報道免不了「酸」一番中國借數字人民幣進行「監控」,「侵犯隱私」,但也評價中國的這一舉措可能動搖美元的全球金融體系「霸主」地位,有效應對美國借助美元這一「武器」所實施的制裁。
實際上,就連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都表示,正在認真研究中國的數字人民幣,以及美元數字化的可行性。但在這個潛力巨大的市場,美媒認為中國已「先行一步」。

2月24日,成都數字人民幣消費紅包測試活動啟動。

「數字人民幣,可能動搖美國力量的支柱」

「一千年前,當錢指的還是硬幣的時候,中國發明了紙幣。現在,中國政府正數字化地製造現金,而這種針對貨幣的再想像,可能動搖美國力量的支柱。」
《華爾街日報》開篇如此形容中國的數字人民幣。報道介紹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元一直是全球金融體系的「霸主」,但中國正嘗試包括貨幣數字化在內的更多形式,在這些未來技術上「先行一步」。
報道解釋說,雖然現在美國的蘋果支付(Apple Pay)和中國的微信支付,已經讓交易變得虛擬化,但這些只是電子轉賬的方式,而中國的數字人民幣,實際上是把法定貨幣變成計算機代碼,這是最大的差別。
在談及中國法定數字貨幣時,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曾介紹稱,央行把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工具結合起來,將推出一攬子計劃,目標是替代一部分現金。也就是說,我國的法定數字貨幣,就是紙鈔的數字化替代,是「人民幣的數字化」。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在國際外匯交易中,美元的比例遠遠超過其他所有貨幣,約占88%,人民幣只佔4%。但《華爾街日報》援引的分析人士和經濟學家說,數字化本身不會讓人民幣在國際銀行電匯中成為美元的競爭對手,但以這種新的貨幣形式,人民幣可能會在國際金融體系的邊緣「受到歡迎」。
其中的一種使用場景,就是應對美國借助美元施加的國際制裁。報道解釋稱,目前全球超過2.1萬家銀行開展業務時,都需要用到美元,而美國也一直以來都在主動要求瞭解主要跨境貨幣的走勢。
這可以讓美國通過禁止銀行與個人和機構交易,將這些實體凍結在全球金融體系之外,外界也一直批評這種做法是「美元武器化」。
實際上,美國財政部有個所謂受制裁個人和公司數據庫,幾乎涉及地球上每個國家。長期以來,美國都對伊朗和朝鮮施加制裁,讓這兩個國家的經濟「舉步維艱」。而在今年2月緬甸局勢發生動盪後,美國也利用制裁手段阻止緬甸高級軍官的金融資產通過銀行流動。
目前,世界上主要銀行都有「銀行國際代碼」(SWIFT Code)。用戶電匯時,匯出行按照收款行的銀行國際代碼發送付款電文,就可將款項匯至收款行。
報道稱,這種用於商業銀行之間轉賬的信息網絡可以受到美國政府的監控,但如果使用數字人民幣,就不需要使用銀行國際代碼。
此外,《華爾街日報》也注意到了中國近期在數字人民幣上的一系列動作。例如,2月24日,中國央行宣佈,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與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國中央銀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中央銀行宣佈聯合發起多邊央行數字貨幣橋研究項目(m-CBDC Bridge),旨在探索央行數字貨幣在跨境支付中的應用。該項目得到了國際清算銀行香港創新中心的支持。
《華爾街日報》因此推測說,中國正將數字人民幣定位為國際使用,並將其設計為擺脫全球金融體系的束縛。它將為貧困國家的人們提供國際轉賬的選項,而即使是有限的國際使用也可能減輕美國制裁的影響。
「數字化貨幣可能會重塑金融業的基本面,就像亞馬遜顛覆零售業、優步(Uber)顛覆出租車行業那樣。」

美元也想數字化 但專家憂心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中,也提到了一些數字人民幣在中國國內的應用場景。最近幾個月的測試中,中國有超過10萬人下載了央行推出的一款手機應用程序,用戶可以在包括星巴克和麥當勞在內的商家內,消費政府發放的小型數字現金。
一名北京女子就向《華爾街日報》表示,數字人民幣「很不錯」,她只需要用手機對準掃瞄儀,就可以為女兒的生日照片付款。
《華爾街日報》評論稱,數字貨幣「看起來像是政府實現宏觀經濟的潛在工具」,實時跟蹤人們的支出,加快救災速度,或者標記犯罪活動。但這家媒體毫無根據地說,中國政府將因此「獲得巨大的新權力」,為「國家監控提供一個新的工具」。
不過報道裡也提到,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近期向外界表示,數字人民幣具有可控匿名的特徵,滿足合理的匿名支付和隱私保護需求。例如,電信運營商參與了數字人民幣的研發,但根據有關法律規定,電信運營商不得將用戶信息披露給央行等第三方。因此,用手機號開立的數字人民幣錢包對於央行和各運營機構來說,是完全匿名的。
實際上,美國的財政官員,以及各類經濟學家都認識到了數字貨幣的重要性,甚至將其上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
最近幾周,當被問及中國等國家貨幣的數字化可能會對美元產生何種影響時,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都表示,正在認真研究這個問題,以及美元數字化的可行性。
例如,近期的一場參議院聽證會上,有美國參議員詢問美元數字化的可行性,以及能否繼續幫助捍衛美國的「霸主」地位。
對此,鮑威爾回答說,研究這個問題是一個「非常優先」的項目。「我們不需要成為第一個,我們需要把它做到最後。」
鮑威爾的表態,實際上不無道理,近年來數字貨幣已經逐步成為一個潛力巨大的市場。《華爾街日報》援引的數據顯示,超過60個國家正處於研究或開發數字貨幣的某個階段。而世界銀行表示,全球有17億人沒有銀行賬戶,對於他們而言,數字貨幣具有最大的潛力。
因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職員、現大西洋理事會智囊團成員利普斯基(Josh Lipsky)評價說:「任何威脅美元的事情都是國家安全問題。從長期來看,這對美元構成了威脅。」
但另一些專家有些悲觀。前美聯儲理事、現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任職的沃什(Kevin Warsh)認為,中國數字化貨幣的步伐,讓美國注意到需要現代化自身的金融基礎設施。「如果我們等待5年或10年,我們可能會迎來一些非常糟糕的(數字貨幣)政策。」
自2020年中國開始進行有公眾參與的數字人民幣測試以來,數字人民幣的發展逐漸進入公眾視野。從2014年著手研發工作到2020年接近公開測試,數字人民幣試點城市正在擴大,越來越多的公眾有望體驗數字人民幣。
對於外界關心的跨境交易等問題,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在4月1日召開的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我國數字人民幣的設計主要是用於境內零售的支付,但是在條件成熟的時候,如果市場有這樣的需求,利用數字人民幣進行跨境交易,這也是可以實現的。」



媽媽樂第五代抽油煙機

發佈時間:2021-04-07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