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繼萱 台裔心理諮商師 戮力為亞裔療傷止痛

(記者榮欣/洛杉磯報導)王繼萱(Sherry C. Wang)是台灣裔美國移民,6歲她便跟隨父母來到洛杉磯。從小在南加州長大的她一直對心理學有著濃厚的興趣,曾在美國中部內布拉斯加大學攻讀心理諮商博士學位,並加入全美亞洲心理學會AAPA,從那時就開始在越南社區 (Vietnamese elderly refugee community) 做義工,輔導越南難民走出戰爭陰霾,隨後在熱鬧的芝加哥實習一年。

王繼萱曾接觸的臨床病患包括政治庇護者,監獄假釋犯,當然也包括來自台灣和中國大陸的國際學生。在密西西比州大學教書的兩年裡,王繼萱成立了一個幫助難民,以及弱勢族群的研究組織RISE,讓一些政府人士看到了密西西比州嚴重的種族歧視問題,和弱勢族群們的辛酸委屈,因而得到政府25萬元美金的經費來幫助那些鄉下地區弱勢人民,讓他們得到基本的就醫權益。

王繼萱那段期間的努力沒有白費,也讓她獲得了全美國多元文化峰會頒發的明日之星獎。六年前王繼萱從全美國最窮困的密西西比州搬回到了自幼生長的加州,目前在矽谷聖塔克拉拉大學(Santa Clara University)任教,並在這個全美最高科技重鎮繼續為弱勢族群爭取被重視與不被剝奪的權益,在過去8年中,王繼萱的角色不僅是教授和社會問題研究員,她也是持照心理諮詢師,你可以在網上通過搜尋Sherry C. Wang 找到她的資訊。

王繼萱生活在一個非常幸福的家庭,從小父母便教導她一定要做善事、幫助他人,多為他人著想,時刻保持同理心。父母的諄諄教誨讓王繼萱銘記在心,她一直通過自己的專業知識幫助到了社會上許多有需要的人。

王繼萱表示,現在的社會治安非常糟糕,整個國家發生了多起針對亞裔美國人的人身攻擊,最近的一次襲擊是在喬治亞州對8名受害者進行的大規模殺害,其中6名是亞裔美國人,這對我們亞裔群體來說是一個恐怖的時刻,我們不僅受難於新冠病毒疫情的大流行已經一年多了,現在還要遭受到種族主義不公平的歧視對待。

自2020年2月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王繼萱接受了許多新聞媒體採訪,並被美國國內外的報紙媒體引述她的主張,她總是被問到亞裔美國人的心理健康問題,以及在這段疫情時期,亞裔美國人的需求是什麼。

媒體總是對「為什麼現在社會的情況如此糟糕」感到興趣。王繼萱試圖告訴我們的社會,此時此刻做為亞裔美國人是什麼樣的處境。她還為亞裔美國人提供療傷的空間來繼續撫平所有目前種族歧視所帶來的創傷。現在她也想透過自己的母語,為更多亞太裔民眾帶來一些希望和方向,走過這個非常艱難的時期。

王繼萱表示,面對現在的亞太裔仇恨事件和犯罪增加,民眾感覺到憤怒、悲傷、焦慮、害怕的情緒,都是可以理解的。反亞裔種族主義一直是一個社會問題,直到現在我們終於看到一些曙光,我們終於獲得了主流的關注,對於我們當中也有某些人,可能對反亞裔種族主義感到麻木,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因為在美國的我們都必須努力地存活下來。

暴力不是解決之道,我們在美國和國際上都看到了許多暴力事件,不僅僅是在美國,在澳洲、加拿大與英國,亞裔都成為種族歧視和攻擊的對象。但是先發制人的暴力不會改善任何情況。一些記者問王繼萱「亞裔美國人怎麼做才能避免成為出於種族動機的仇恨犯罪目標」,對此,王繼萱非常堅定地作出了回應,告訴他們提出這個問題是愚蠢與侮辱亞裔的。怎麼會是由受害的亞裔美國人來對那些有種族仇恨偏執的人承擔責任?現在問題在於,過去種族歧視停留在思想層面,這幾年來我們的社會開始允許人們透過口頭攻擊來表達種族歧視,因此從思想到言語,然後轉為變成行動攻擊只是時間早晚的事。

現在更要緊的是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因為亞裔美國人的心理健康通常反映在我們的身體酸痛中,例如頭痛,腸胃不適與身體疲憊。現在,不論是透過新聞播出,或從朋友和家人那裡聽到仇視亞裔案件,害怕自己和心愛的人會受到傷害,這些都是種族歧視造成的創傷,但當前每個亞裔美國人都受到了種族創傷的影響,即便是您並未直接受到犯罪者的身體傷害。

許多美國亞太裔年輕人對仇恨事件和犯罪行為是非常憤怒的,對社會現狀也十分焦慮和害怕,甚至有年輕人想通過買槍來保護自己和家人。許多年輕人和父母溝通自己對此的心態,希望能從父母和長輩處得到情緒的安撫。而父母會覺得年輕人小題大做,反而要求孩子應該置身事外。

王繼萱表示,兩代人對仇恨事件和犯罪行為的看法也出現了代溝,這可能要追溯到年輕人的父母親,多數都是出生在亞洲,在年長後才移民到美國,父母親從心態上可能依舊認為自己是亞洲人,只是生活在美國。但對於土生土長的年輕亞裔美國人,他們從心態上認為自己就是美國人,這也是為何對於種族仇恨事件和犯罪會反應更加強烈。

當務之急照顧好自己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居家隔離防疫下,我們與社會保持距離而無法互相照顧的時候。當你感覺孤單害怕時,多與家人和朋友聊天,把你的感覺說出來。當你聽到家人或朋友的不安經歷時,千萬不要告訴對方要忍耐或不要在意,你應該要積極鼓勵或帶他去做心理諮商。我強烈鼓勵大家尋求專業的心理諮商來安定不安與恐懼的心情。暫時的忍耐與置之不理,是會造成長期心理陰霾與憂鬱,對日後個人的性格與智力發展是會有負面影響的。

同時學會尋求社區幫助也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對於我們群體中的女性與老年人,出門時務必與他人一起同行並帶上一些自我保護工具,例如口哨或胡椒噴霧,以防萬一。也可與當地社區組織聯繫如亞太家庭服務中心(Asian Pacific Family Center),以及亞美公義促進中心(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瞭解他們可能擁有哪些資源可以保護自己。他們會有一些用中文寫的小冊子,教民眾「如何舉報仇恨犯罪」。通常發生意外時警察是我們第一個尋求幫助的對象,但要知道警察是無法阻止暴力的,他們大多僅止於記錄案情、尋找罪犯,而受害人的身體和心理則必須靠家人與專業才能撫平。因此完全依靠警察來尋求安全感是無助益的。我們必須建立適當的保障措施,例如出外採買時結伴同行,避免一個人形單影隻出門在外,當然還要盡量與人保持社會距離。

我們所有亞裔美國人必須團結一體,而不是用各有各的國籍來區別自己。當川普透過將新冠病毒歸因於中國而利用種族主義喊話瞄準中國時,華裔美國人成為了被攻擊目標。一些其他亞洲社區的人甚至對 」kung fu virus」, 「China virus」 的字眼感到很幽默。現在的他們意識到了種族主義者是無法分辨誰是中國的人、誰又不是中國的人!我們必須停止亞裔美國人社區之間的分歧,我們需要相互支持。白人至上主義者不會去區別我們來自什麼亞洲國家,因此當我們亞裔當中的一個人成為被攻擊目標時,我們必須團結起來互相支持。作為來自不同亞洲國家的各個民族,我們人數眾多,是這個國家增長最快的種族團體。作為一個集體性的民族團體,我們必須停止亞裔美國人社區之間的分歧,團結一致在美國爭取更安全穩定的生存空間。

王繼萱表示,針對亞太裔的種族歧視其實是一直存在的,種族主義是一個社會問題,歧視不僅是針對亞洲種族,而且也是針對黑人。仇恨是一個意識形態,在美國,白人至上主義是仇恨的驅動力。許多人對亞裔的刻板印象是勤奮工作的成功者,這種刻板印象並不是要讓我們亞裔看起來比較好,這種看法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用來將我們與黑人進行比較,從而給黑人群體一個糟糕的公眾形象。因此他們無視於我們的艱辛,對我們的需求也視而不見,他們將我們一貫視為成就卓著,無所抱怨的人,而不是多才多藝,具有不同需求的多元文化群體。

如今這些亞裔刻板印象困擾著我們,以至於人們不會將我們視為有色人種,他們也不相信我們會遇到種族歧視。但是我們是有色人種,白人至上主義壓迫黑人的種族歧視也同時壓抑了我們的苦難。您可能已經看到一些攻擊者是黑人,但這並不意味著所有黑人社區都反對我們。在美國的整個歷史中,是黑人與亞裔美國人共同努力才爭取到今天的民權。因此,不要讓白人至上主義者分裂我們。跨族裔團結才是我們彙集資源,打擊愈來愈嚴重的種族歧視與白人至上主義的唯一途徑。

民眾可舉報種族歧視犯罪的單位可通過:停止對亞太族裔仇恨犯罪(Stop AAPI Hate)、華人進步會(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亞太平洋島民法律服務(Asian Pacific Islander Legal Outreach)、 免費公益服務(NAPABA Hate Crimes Task Force and Pro Bono Legal Resources)。

媽媽樂第五代抽油煙機

發佈時間:2021-03-29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