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美搞權鬥曝露低效率 拜登受困川普不認輸 . 王駿一
專欄: 美搞權鬥曝露低效率 拜登受困川普不認輸 . 王駿一


美國大選已過了二十五天,勝選的拜登準備接手執政,無奈川普總統仍不肯認輸,歹戲拖棚,不知伊于胡底。

從川普上任至今,近四年執政來看,他天天都在作秀,把美國政壇搞成秀場一般,共和黨許多人就像扮演不同角色,直至今天還在配合演出,由此來看,要回到「美利堅盛世」,重現世人誇讚的民主制度,似乎並不容易。

雖然拜登似乎已在接受移交的過程,但川普三不五時仍自稱勝選,並且罵拜登陣營選舉作弊,可見移交過程非但不平順,而且還充滿變數,不知川普下一步要搞出什麼事情。

美國演變成今天這種局面,罪魁禍首當然就是川普和追隨他的一批極端右派份子。美國糟糕透頂能讓大家充份體驗,就是「新冠病毒」疫情讓美國捉襟見肘,難有成效。川普先是忽視它的存在,等到事態嚴重,卻以甩鍋方式,把病毒之為害,或怪世界衛生組織,或批中國應該負責,並說它是「中國病毒」或「武漢病毒」,揚言要中國負責賠償。

世界爆發傳染病,要某一個國家負責並賠償,並無先例。舉二十世紀發生「西班牙流感」為例,它實分三波,第一波發生於一九一八年春天,基本上只是普通流感。第二波在一九一八年秋季發生,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第三波在一九一九年冬季發生,延續至一九二零年春季,死亡率高於第一波,但比第二波低。第一波流感發生於一九一八年三月四日,在美國堪薩斯州的芬斯頓軍營爆發,但症狀只有頭痛、高燒、肌肉酸痛和食慾不振。四月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法國也傳出流感,三月在中國、五月西班牙、六月英國,也相繼發生傳染病,但都不嚴重。如果以最初發生地點來究責,莫非「西班牙流感」應稱為「美國流感」或「芬斯頓流感」才對?難道要美國賠償?

這次,美國極右勢力指控中國武漢的生化實驗室,製造出「新冠病毒」,危害世人,如果這是真的,那中國確應負責。但是,這只是傳言,沒有具體證據,而且是極右集團結合中國反對勢力炮製出來的謠言,那能讓北京負責?

「紐約時報」十一月二十日刊出一篇文析稿,題為「郭文貴和班農如何推動新冠病毒起源陰謀論」,它講述香港衛生學者閆麗夢最近成為美國右翼媒體報導的內幕,閆由逃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和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合作安排,炮製出一篇故事。

閆麗夢是前香港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博士後研究員,她四月離開香港,七月在美接受「福斯新聞」電視訪問,指控中國隱瞞「新冠病毒」疫情,然後八月再接受另一右翼媒體訪問,指控病毒並非來自大自然,而是根據中國軍方從蝙蝠身上發現的兩種病毒改造而成,她並未提出任何實質證據,卻引來爭議,她的話成為美國極右團體將病毒歸咎中國的依據。後來,中國旅美異議份子郭文貴說,他只是對閆麗夢公布「新冠病毒」真相,提供鼓勵而已。「紐約時報」報導稱,大量證據都指向「新冠病毒」源於動物,也未發現「實驗室洩漏」說法的證據,閆麗夢的指控未經證實,但她從研究員變成「吹哨者」的演變,其實是由郭文貴與班農精心設計的。

美國今天已有一千三百萬人染病,逾二十六萬人死亡,情況嚴重。而川普政府沒有在第一時間作好防疫準備,更未備妥口罩、防護衣及供氧呼吸器等設備,讓美國醫療系統措手不及,造成醫護人員損傷慘重,而疫情在全美爆發,川普政府實應負最大責任。

疫情只是美國淪落的原因之一,其實應是川普在主政期間,不斷撩撥「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反對移民,使美國成為一個嚴重分裂的國家。

川普敗選之後,許多共和黨政治人物也不敢出來主持正義,那就等於變相的縱容川普的極右勢力,繼續綁架國家。共和黨政要,除了極少數人出來表態,選舉已經結束,應該讓當選的拜登接手,改組政府,施行新政,反見到大多數政客保持緘默,讓川普更敢於挑戰美國的民主制度。

造成今天這種情況,也不能全怪共和黨政要。因為,川普贏得七千多萬選票,那是一股強大的政治能量,雖然拜登更拿下超過八千萬選票,但拜登支持者只是一般選民,而川普則有一批強力「川粉」加持,共和黨政客不敢得罪那些敢喊敢衝敢打的「川粉」,造成「寒蟬效應」,使川普更敢於抵制拜登接任的過程。這種情況誠然是美國的大不幸。

但川普還在負隅頑抗,不肯依照美國民主制度的慣例交出政權,讓拜登早日執政,解決疫情並安排疫苗接種等事宜,並因應經濟困境,早日解決民生疾苦,並在國際上讓美國回歸正軌,和世界各國做好面對氣候變遷,使全球經濟能夠早日復甦。

媽媽樂第五代抽油煙機

老東方家具

發佈時間:2020-11-28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