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邊緣竄起到撼動大選 「匿名Q」陰謀論正蔓延全球
從邊緣竄起到撼動大選 「匿名Q」陰謀論正蔓延全球


(綜合十六日電)「匿名Q」的信徒相信,總統川普正率領正義的一方,打擊那些在民主黨高層、媒體圈中崇拜撒旦的左派邪惡戀童癖。「匿名Q」的信徒相信,川普感染新冠肺炎只是幌子,實際上是要下令大舉逮捕那些壞蛋。「匿名Q」的信徒還相信,當川普宣布確診時表示將與妻子「一起」(TOGETHER)度過難關,其實是要「去抓她」(To Get Her)的暗號,「她」指的是前國務卿希拉蕊。

在川普的造勢集會中,台下總有一群拿著「Q」字標語的匿名Q支持者;川普在8月間曾說,不太清楚「匿名Q」是什麼,不過那些信徒似乎蠻喜歡他的,「他們是愛國的人」。但聯邦調查局(FBI)已警告,「匿名Q」可能構成潛在的國內恐怖威脅。

所以,「匿名Q」究竟是什麼?

「匿名Q」(QAnon)是一群極右翼、組織鬆散的追隨者,相信一套根源於網路匿名人士「Q」的陰謀論。他們深信世界正進行一場善與惡的對戰,而共和黨籍的川普是在善的這一方,要對抗一群崇拜撒旦惡魔的戀童癖,包括民主黨人、政客、記者、媒體大亨及其他體制內人士,而這些人長期掌控了「深層政府」(deep state),在媒體協助下試圖推翻川普。

「匿名Q」追隨者企盼著兩件大事:一場「風暴」(The Storm)與一場「大覺醒」(Great Awakening)「風暴」就是大舉逮捕那些邪惡權貴,他們將面臨清算懲罰,尤其是希拉蕊(Clinton Hillary)將被處死;「大覺醒」則是在某個時刻,所有人都領悟匿名Q的理論一直是對的,然後社會將邁入烏托邦時代。匿名Q的陰謀論還會隨著時事、歷史事件及不同追隨者的想像與詮釋,不斷衍伸擴張。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部分川普支持者及白人至上主義者在社群媒體造謠,稱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和她的競選陣營主席波德斯塔(John Podesta)在華府Comet Ping Pong披薩店地下室(該店並無地下室)經營戀童色情集團,一名信以為真的男子當時甚至闖入店家開槍,要營救受害孩童。這件事被認為是匿名Q陰謀論的先兆。

「匿名Q」是誰?

2017年10月,一名自稱是「Q權限愛國者」(Q Clearance Patriot)的人士在次文化網路論壇4chan發表一連串貼文,文末均署名「Q」,Q代表美國能源部可接觸核武的最高安全權限層級。

Q的貼文充滿令人費解的暗語與口號,追隨著相信他是政府高層人士,具有軍方或情報界背景,想揭發不為人知的真相,而真相就是國際間正醞釀一場反川普和川普支持者的陰謀。

追隨者將他的隱晦不明的貼文內容稱為「Q語滴」(Q drops)或「麵包屑」(breadcrumbs),這些內容常被發展成支持川普的口號和訊息;網路上圍繞著匿名Q陰謀論的貼文常形容Q是愛國者,甚至是聖人。他們還認為Q經常會藉不同方式發出信號,表示Q這個人確實存在。例如川普今年1月在威斯康辛州造勢時,台下就有60多歲的「匿名Q」信徒認為川普某個手勢在比「Q」。

「匿名Q」有多少人相信?

2017年以來,「匿名Q」陰謀論逐漸在臉書、推特、Instagram、YouTube、Reddit論壇等主流社群媒體散播,到了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大多數民眾只能待在家,在網路流連的時間增加,接觸並相信「匿名Q」的人也呈爆炸性成長。臉書上的一個「匿名Q」社團,今年1月至8月間成員就暴增10倍。

「匿名Q」也蔓延到歐洲及中南美,特別是疫情今年3月在歐洲爆發後,「匿名Q」在德國、義大利、英國、法國的成長尤其迅速。以「匿名Q」為主題的臉書社團或專頁散播各種陰謀論,包括有社會精英秘密組織大規模走私及虐待孩童、5G行動網路基地台會致癌、政府官員利用疫情監控民眾、甚至注射武肺疫苗會使人被監控等。

關注極端主義的英國智庫「策略對話學院」(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統計,2017年10月至2020年6月間社群媒體上與「匿名Q」相關的貼文:推特有近7000萬則、臉書48萬則、Instagram有28萬則,其中疫情爆發後的貼文明顯大幅增加。

今年7月,辨別訊息真假的網路工具NewsGuard從社群媒體分析,歐洲的「匿名Q」網路社團約有45萬名成員或追隨者。德國新納粹份子及義大利極右翼團體均依附在匿名Q陰謀論上,散播對己有利的言論。

「匿名Q」並無明確組織,也沒有領導者。它藉由網路關鍵字標籤串連起支持者,包括#SaveTheChildren、#WWG1WGA(又稱#Wherewegoonewegoall,要支持者覺得不孤單)。

而在美國,從社群媒體的訊息看來,至少數以萬計的人相信至少一部分「匿名Q」的詭異論點,即使有些論點已不攻自破,仍未能讓「匿名Q」信徒的熱情消退。例如Q的貼文曾關注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通俄門調查,「匿名Q」信徒認為通俄門只是幌子,穆勒其實是要調查戀童集團。穆勒最後並未宣布破獲任何戀童集團,但「匿名Q」追隨者並未因此幻滅,而是將陰謀論的焦點轉移到他處。

「匿名Q」帶來什麼影響

「匿名Q」信徒會用關鍵字標籤等方式共同霸凌他們眼中的敵人,如他們認為在包庇戀童集團的政客、名流、記者等,這些網路霸凌甚至已衍生為實體世界中的攻擊,至今已有數名「匿名Q」信徒因真實世界中的恐嚇或攻擊行為被捕。

2018年6月,「匿名Q」信徒萊特(Matthew Wright)就開著一輛載滿軍火的卡車,堵住丹佛大壩的一座橋,造成大橋通行中斷一小時。他後來承認一項恐怖主義罪名。聯邦調查局(FBI)今年5月警告,匿名Q可能構成潛在的國內恐怖威脅。

而在歐洲,許多人懷疑新冠肺炎只是政治精英策劃的騙局,而川普將解救受疫情所苦的人。8月底,德國的「匿名Q」信徒在柏林發起反封城、反戴口罩、反「深層政府」的遊行,有近4萬人參與。

義大利無黨派國會議員古妮爾(Sara Cunial)5月曾在國會宣稱,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致力研發疫苗,目的是要讓人類「變成天竺鼠和奴隸」,支持這番荒謬說法的影片,兩天內就在YouTube獲得173萬次點閱,在臉書也有60萬次以上的互動。推特上支持古妮爾的關鍵字標籤,48小時內已有超過500萬用戶看過。

今年8月荷蘭一項訪問8000名成人的民調顯示,10%受訪者相信至少一項與新冠病毒有關的陰謀論;近6%受訪者相信,施打武肺疫苗會在體內植入某種裝置,讓自己的行動被監控。

研究邪教的德國專家波爾曼(Matthias Poehlmann)認為,新冠肺炎疫情讓很多民眾覺得世界已失控,也認為自己沒有話語權,這些人容易相信那些給出簡單答案的陰謀論。

英國數個關注兒童受侵害虐待的團體,也表示他們的工作受到匿名Q干擾。致力兒童安全的國際性慈善團體KidSafe指出,匿名Q「將他們充滿仇恨與偏狹的訊息,和聲譽良好的知名組織拉上關聯」,這樣的策略危及KidSafe的形象與名聲,損害我們的良好工作成果。

匿名Q可能衝擊選舉嗎?

研究顯示,大多數美國人沒有聽過QAnon,但對多信徒來說,「匿名Q」的論點是他們支持川普的原因。川普曾有意或無意轉推「匿名Q」支持者的推文,次子艾瑞克(Eric Trump)近日才在Instagram轉發了「匿名Q」的梗圖。

11月的選舉除了總統外,也將改選部分國會議員,已有數十名「匿名Q」支持者參選,雖然大部分當選機會極微,但在喬治亞州一個居民大多為白人的選區,46歲女商人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卻極可能當選聯邦眾議員。她相信川普正在打擊一個涉及走私孩童、食人、崇拜撒旦的「深層政府」,而現在是鏟除這個全球性陰謀集團的「畢生難得機會」。

社群媒體如何因應

臉書8月起刪除涉及煽動暴力的「匿名Q」貼文,10月7日進一步宣布,禁止所有以「匿名Q」為主題的專頁和社團;推特也表示,已停用逾7000個與匿名Q有關的帳號,未來還將加強對付散播「匿名Q」陰謀論的帳號。

老東方家具

富士按摩椅

發佈時間:2020-10-17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