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來一次夜間徒步捕蛇之旅
在香港,來一次夜間徒步捕蛇之旅


(香港報導)那條蛇沒有看到捕手已經來了,反正,它沒能及時避免被抓。「這是世界上第四劇毒的陸地蛇,也是目前亞洲最毒的一種,」最近在香港的一個夜晚,捕蛇手威廉·薩金特(William Sargent)對一群徒步者說。他平靜地娓娓道來,就好像在解釋晚飯準備好了一樣。他問,大家有誰想先碰它?

44歲的薩金特經營著香港捕蛇之旅(Hong Kong Snakes Safari),該公司提供夜間徒步旅行服務,帶著民眾徒步穿越這裡樹木茂密的腹地。有些人在親自接觸他所說的這種長期被誤解的爬行動物時,會比其他人更為不安。

徒步旅行能凸顯香港生物的多樣性,作為一個擁有750萬人口的金融中心,這裡的高樓大廈比其廣闊的保護區更出名。這也是有蛇類恐懼症的城裡人在野外直面恐懼的一種方式。

香港的面積與洛杉磯差不多,但約40%的土地都是上世紀70年代劃定的公園,當時這一中國領土還是英國殖民地。人與動物之間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因為很多受保護的土地都十分接近人口稠密的城市區域。特別是野豬,當它們漫步在繁忙的街道或地鐵站時,常常會引起轟動。上個月,一窩野豬登上了當地的報紙,它們在香港中心商務區裡閑逛,還在中國銀行72層辦公樓外的噴泉裡游泳。

在香港,蛇類一般不會引起太多關注,但由於香港有八種蛇類的咬傷會致命,如果它們與人近距離接觸,健康風險可能很大。香港警務處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只要有蛇危害公共安全,就會由經批准認可的捕蛇者將其「安全地裝箱或裝袋」,然後送由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Kadoorie Farm and Botanic Garden)飼養,那是當地的一個非營利性組織,那裡還有獲救的蝙蝠、鳥類、鱷魚、猴子、穿山甲和海龜。大多數蛇之後會被放歸野外。

薩金特自2015年拿到了警務處的認證,他在香港的一個離島長大,從小就把蛇當寵物養。他說,因為捕蛇任務,他曾去過監獄、學校、超市、一個機場機庫和一個新冠病區的建築工地,在那裡他捕獲了一條10英尺長的蟒蛇。

上個月,他凌晨3點被叫到一個漁村,從一位90歲老婦的床下抓出一條中華眼鏡蛇。他說,當他經過時,村裡一群年長的居民排成迎賓般的隊伍,「大聲說著他們對這個外國捕蛇者的看法。」「連警察都在笑,」薩金特說,他是英裔瑞士人,白天從事活動策劃工作。

另外,他還經營著徒步旅行業務,以及Facebook上一個本地蛇類科普群組,成員超過了一萬人。他建立這個群組的部分原因,就是為了幫助糾正一些流傳甚廣的錯誤信息,比如蛇咬傷在香港很常見等說法。

據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估計,全球每年約有8.1萬至13.8萬人死於蛇咬,大多都在發展中國家,而蛇咬致永久殘疾的人數大約是致死的三倍。

據估計,全世界每年有180萬至270萬起因蛇咬而中毒事件,大部分人都發生在亞洲,其中很多發生在衛生系統薄弱、醫療資源匱乏的國家。缺乏生產抗蛇毒血清能力的國家面臨的風險最大。

但在擁有一流醫療體系的香港,據香港醫院管理局發言人說,至少自2005年以來,還沒有人死於蛇咬。2018年,也就是有數據可查的最後一年,有關部門僅錄得73起被蛇咬傷的事件,因此被蛇咬傷的機率約為10萬分之一。

「這並不神秘,」薩金特在這次夜間徒步時說。「風險是很清晰的。但是存在著很大的誤解。」在一個悶熱的工作日晚上,幾名徒步旅行者在香港與中國內地交界附近的一個村莊同薩金特匯合。進入附近一個郊野公園之前,他解釋說,避免被蛇咬傷的最好方法就是走路時注意腳下,並且帶上高質量的頭燈。檢查。再檢查。在明亮、令人安心的LED光暈之下,大家邁著小心翼翼的步伐踏上一條混凝土小路。

但是周圍的光線似乎每走一步都會變暗,部分路段好像雜草叢生,令人擔憂——至少對怕蛇的人來說是這樣的。「能看的地方都要注意看,」野生動物愛好者詹姆斯·郭(James Kwok,音)說道,他沿路跟著,並提醒大家要怎麼留意蛇。一行人在黑暗中踩著濕滑的石頭渡過一條齊腿深的溪流。有幾個徒步者失足跌倒。

薩金特先生髮現了大家的第一個獵物——一條山中的水蛇——他徒手將它從河邊的岩石上拽了下來。給我們看這條蛇的時候,它咬了他的手,流了一點血。他聳了聳肩:它是無毒的,所以沒有危害。但在薩金特自信的掌控之下,它看上去並不開心。「不,」他說。「我是說,我是捕食者,對吧?」

今晚的戲份似乎已經足夠了。但是幾分鐘後,一條更長、更粗的黑白條紋蛇溜進了頭燈的光線之下。「快,快,快!」薩金特用舞台式的耳語喊道,大家慌忙在他身後排好隊形,頭燈的光束在亞熱帶的樹葉間閃爍,就像搖滾音樂會上的聚光燈。他靈巧地衝到前面,戴上防刺破手套,把蛇抓了起來。

它在潮濕的空氣中扭動著,薩金特說,這是一隻多帶環蛇,是夜間活動的物種,劇毒的毒液會攻擊神經系統。我們都焦慮地笑了起來。

但薩金特看上去依然鎮定自若,他安慰大家說,在30年對付野生環蛇的生涯中,他還沒見過一次攻擊人類的情況。這種動物主要的本能是逃跑,而不是咬人。於是大家聚在一起,摸了摸這條環蛇的腹部——它出奇地光滑細膩,就像嬰兒的臉頰一樣——近距離觀察它的鱗片時,大家驚嘆於它的美麗。「真讓人想不到,」同行的營銷工作者露絲·斯塔瑟(Ruth Stather)說。

這條環蛇並不是很高興,但它似乎願意容忍這些好奇的人類幾分鐘。當大家站在那裡,在寂靜的黑暗中觸摸它時,大家感到對蛇的恐懼減輕了。「它們對戰鬥不感興趣,」薩金特說。當他把蛇放進灌木叢時,它果然溜走了。

老東方家具

富士按摩椅

發佈時間:2020-10-17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