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圖像顯示 新疆仍在擴建拘禁營
衛星圖像顯示 新疆仍在擴建拘禁營


(綜合二十五日電)去年,在中國因大規模關押穆斯林少數民族而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指責時,官員們曾堅稱,隨著關在裡面的人已成為改過自新的公民重返社會,中國西部新疆地區的再教育營已在縮小。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簡稱ASPI)的研究人員週四對上述說法提出質疑,他們的一項調查發現,新疆當局自去年以來一直在擴大各種類型的拘禁點。調查通過新建和擴建拘禁點的衛星圖像發現,許多在押人員並沒有獲釋,而是可能被送進監獄或其他設施。

中國政府把這些拘禁營稱為職業培訓中心,並宣稱關在裡面的人已經「畢業」。領導該研究項目的ASPI研究員內森·魯澤(Nathan Ruser)說,他們的發現戳穿了中國官員的這種說法。「有證據表明,新疆龐大的『再教育』網中許多被法外拘禁的人現已被正式起訴,並關進了安全級別更高的設施,包括新建或擴建的監獄,」魯澤在報告中寫道。

中國政府百般阻撓外界對新疆狀況的調查。官員跟蹤和騷擾外國記者,讓他們無法安全地做採訪。獲許前往拘禁營的人都經過了挑選,官員為他們安排精心設計的參觀,讓他們看拘禁營裡囚犯們唱歌跳舞。

這份新報告的研究人員用遠程調查克服了這種障礙。他們仔細查看了新疆的夜間衛星圖像,尋找能說明問題的新燈光簇,尤其是在人煙稀少的地區,這種燈光簇往往被證明是新的拘禁點。進一步觀察這些圖像,有時會發現被高牆環繞的龐大建築,這種建築的唯一可信用途似乎是關押囚犯。

羅斯-哈爾曼理工學院(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研究中國問題的副教授蒂莫西·格羅斯(Timothy Grose)在談到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拘禁營正在擴大時表示,「我不認為這個時機只是巧合。」他沒有參與ASPI的這個項目。「在我看來,我們正在目睹這場危機的一個新階段,」他說。「雖然一些在押人員已獲釋,有的被安排去了工廠,但也有一些人被判了刑。」

中國一再拒絕透露新疆和其他地方的拘禁營和在押人員的數量。ASPI的研究人員找到並檢查了新疆大約380個疑似拘禁營的地點。根據最新的衛星圖像顯示,其中至少有61個在2019年7月至今年7月這段時間裡擴大了規模,其中14個仍在擴建中。

研究人員將這些拘禁地點分為四個安全級別,他們說大約有一半已經或正在擴建的地點是安全級別更高的設施。研究人員發現,有跡象表明,一些再教育營的規模正在縮小,這在一定程度上證實了政府宣稱的變化。他們寫道,至少有70個營地已經拆除了內部圍欄或圍牆等安全基礎設施,還有8個營地似乎正在停止使用。他們說,看起來正在縮小的設施大多是安全級別較低的拘禁營。

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領導下,當局在新疆開展了大規模的打擊行動,據學者估計,近年來有多達100萬或更多的人遭到拘禁。ASPI發表報告的日子是這場日益嚴厲的打擊行動一個關鍵時刻的次日,週三是著名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被判終身監禁六週年。

去年年底,新疆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Shohrat Zakir)在北京對記者說,這些再教育設施目前只接受自願參加者,其他曾在這些設施接受教育的人已經「畢業」。但他沒說,他們去了哪裡。
ASPI的報告是在以前調查的基礎上進行的,以前的調查也指出,儘管拘禁營的建設高潮似乎已經過去,但新疆近年來的在押人數出現了爆炸式增長。

上個月,BuzzFeed News 找到了新疆自2017年以來建立的268個拘禁營。這家新聞機構在中國科技公司百度的在線地圖服務幫助下找到了這些拘禁營,它們在百度地圖上被人為地抹掉了。

去年,《紐約時報》的一項調查發現,新疆的法院在2017年和2018年總共判處了23萬人監禁或其他懲罰,遠遠超過自治區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新疆總人口為2500萬,其中維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占一半以上。

官方尚未公佈2019年的刑事處罰數據。不過,新疆當局今年早些時候發佈的一份報告稱,2019年,檢察院對96596人提起了刑事訴訟,表明訴訟量--幾乎所有的訴訟都會導致定罪判決--低於前兩年,但仍遠高於開始鎮壓前的數字。

「儘管拘禁營顯然是正在發生的事情中最引人注意的一個方面,但鎮壓從一開始就有一種更廣泛的努力,還包括將相當大量的人關進」監獄,喬治·華盛頓大學副教授肖恩·R·羅伯茨(Sean R. Roberts)說,他是《向維族宣戰:中國打擊新疆穆斯林的運動》(The War on the Uyghurs: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Xinjiang’s Muslims)一書的作者。

已經離開了中國的維族人很難搞清楚已被拘留,甚至可能已被審判和監禁的家人身上發生了什麼。
儘管如此,越來越多的海外維吾爾人反映,他們已得知親人被以涉及範圍很廣的「分裂國家」罪名判處五年、10年,甚至15年監禁,總部在華盛頓的維吾爾人權項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的研究與倡導高級項目官員伊莉斯·安德森(Elise Anderson)說。她正在參與一項對新疆監禁尚未完成的研究。「在某些情況下,人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猜測,」安德森說。

生活在美國的維吾爾族女子沙亞熱·阿爾欽(Sayyara Arkin)說,她等哥哥吾爾桑·哈桑(Hursan Hasan)的消息等了好多年。哈桑是新疆的一位知名演員,2018年被關進了再教育營。阿爾欽在電話中說,本月早些時候,她在新疆的家人告訴她,哈桑因分裂國家的罪名被判處15年有期徒刑。「我感到震驚,」阿爾欽說。「他是一個只關心自己工作的演員,一名被政府接受的知識分子,我從未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美國已經開始對中國在新疆的鎮壓採取更加對抗性的立場。今年,川普政府對負責新疆政策的官員以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實施了制裁,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是一個從事農業的准軍事安全機構。美國政府也對從新疆進口的服裝、發製品和技術產品採取了限制措施,但尚未禁止所有的棉花和番茄的進口,這是新疆的兩種主要出口產品。本周,美國眾議院通過了一項禁止進口所有來自新疆產品的立法,除非能證明生產過程沒有使用強制勞工。

中國政府最初曾對有關新疆大規模拘留的報導予以否認,後來又為這些再教育營進行辯護,稱它們是提供就業培訓、打擊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良善之地。北京在上周發佈的一份白皮書中,為其在新疆的勞工政策進行了辯護,稱中國遵守了國際勞工和人權標準,並稱政府的做法是「欠發達民族地區」治理的成功範例。

中國當局還嚴厲批評了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該研究所早些時候發佈的有關強迫勞動的報告是「充滿偏見的謬論」。趙立堅還攻擊了研究所的支持者,包括美國國務院。ASPI說,研究所的研究是獨立的,不受資金來源的影響。

一些維吾爾流亡者拿出理由,稱中國政府在他們家鄉進行的鎮壓相當於種族滅絕。本月早些時候,一些監督組織和專家聯名發表了一封公開信,稱中國在新疆的政策「達到了構成種族滅絕罪的標準」,以及其他可能的反人類罪的標準。種族滅絕罪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納入國際法的罪行。中國政府憤怒地拒絕了這種說法。而新疆各地不斷擴大的拘禁營表明,中國當局決心在未來幾代人的時間裡改造和壓制維吾爾社會。

「中國政府可能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繼續這種嚴厲的壓制,」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羅伯茨說。「這可能會在中國基本上消滅我們所知道的維吾爾族身份認同。」

澳洲智庫:中國近年在新疆拆除8500座清真寺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ASPI)今天指出,中國當局近年來在新疆拆除了數千座清真寺。

ASPI報告中說,新疆約有1萬6000座清真寺依照政府政策遭到破壞或拆毀。這個數字是根據數百個宗教聖地的衛星圖像及統計模型估算。

報告指出,多數破壞事件發生在過去3年間,估計有8500座清真寺全毀;至於烏魯木齊及喀什巿中心之外則有較多破壞情形。

根據這項研究,許多逃過拆除命運的清真寺也被移除了圓頂及宣禮塔,估計新疆各地完好及只有受損的清真寺不及1萬5500座。

如果上述估算正確,將是新疆自1960年代文化大革命以來清真寺最少的數量。

相較之下,ASPI調查過的新疆基督教堂和佛寺都未被拆毀或破壞。

ASPI也指出,新疆重要的伊斯蘭聖地有將近1/3被夷為平地,包括聖陵、墓地和朝聖路線。

ASPI昨天也曾表示,已發現新疆有一個拘留中心網,比先前推估大上許多。

老東方家具

富士按摩椅

發佈時間:2020-09-26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