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大法官提名關乎選戰 川普掌握逆轉勝關鍵 . 王駿一
專欄: 大法官提名關乎選戰 川普掌握逆轉勝關鍵 . 王駿一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一向是美國政壇的重大事件,而自由派大法官金斯柏日前病逝,讓川普總統有機會提名繼任大法官,它也成為今年總統大選的重要關鍵。

目前,總統選舉民意,仍是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領先,但爭取連任的川普總統日前接受媒體訪問,當記者問若拜登勝出,他會不會承認失敗。川普沒給肯定答案,說要看選舉是否公平,這下之意是他若認為不公,便會拒絕認輸,這將出現美國兩百多年歷史以來,總統選舉的最大變數。若總統選舉有糾紛,最終靠聯邦最高法院最後裁決。川普掌握提名權,就是擁有最後翻盤的王牌。

大法官提名,和意識形態之爭有關,保守派與自由派都是全力拚搶。

大法官金斯柏出缺之前,川普已提名兩位大法官,都是保守派,於是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保守派佔五名,首席法官約翰. 羅伯茲也在保守派之列,而自由派只有四名,但羅伯茲並非死硬保守派,他常依案件情法理,作出合理認定,使聯邦最高法院仍能維持相當不錯的平衡。

但是,川普若在他總統四年任期中,提名第三名大法官,他肯定會挑保守派法界人士出任,就會讓聯邦最高法院形成六位保守派,對上三位自由派大法官的失衡局面,嚴重向保守派傾斜。

川普這次提名大法官,引發爭議的主因,是前任總統歐巴馬在任期最後一年,即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三日,大法官史卡利亞突然離世,歐巴馬擬提名繼任大法官,但遭參院阻擋,而當時距離總統大選,還有近九個月時間,最終在控制參院多數席位的共和黨用種種手段,讓歐巴馬無法提名大法官。

如今,聯邦大法官出缺,距離總統大選剩下不到兩個月,仍由共和黨控制的參院執意要審議通過大法官人選,乃是「此一時、彼一時」,政治人物多數沒有原則,可見一斑。

川普以「打選戰」的拚搏精神,處理這次大法官提名。這次總統大選充滿變數,有聯邦最高法院作為後盾,川普有機會靠它翻盤。

二千年的總統大選,共和黨候選人小布希和民主黨候選人高爾競爭激烈,高爾雖在全美普選票數上領先,但在選舉人票雙方相持不下,在關鍵佛州兩人票數相差無幾,當時小布希之弟傑布擔任佛州州長,拒絕民主黨重新計票的要求,高爾提出重新計票的官司,佛州最高法院裁准,但共和黨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最後以五票對四票駁回,讓小布希贏得最終勝利,可見聯邦最高法院由保守派或自由派掌握,具有勝敗的關鍵作用。

川普表示,他會提名一位女性大法官,評估可能提名為大法官的五位女性的資格,定二十六日公布大法官提名人選。據了解,大熱門有兩位,一是芝加哥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巴瑞特,她是路易斯安納州的保守派法官,也是接替金斯柏遺缺呼聲最高的人選。另一熱門人選,是北卡州聯邦第四巡迴上訴法庭的法官魯辛,她僅三十八歲,是川普口袋名單中年紀最輕的人選。

目前,共和黨在參院佔五十三席,民主黨有四十七席,先前媒體報導,有六位共和黨參議員反對,可能跑票,但這是高估跑票人數。連一向和川普不同調的聯邦參議員羅姆尼也表態,他會支持大法官提名人選,所以參院表決提名案,將會順利通過。

美國政治是行政、立法與司法三權分立,擁有行政權的總統遇大法官出缺,有權提名接替人選,送擁立法權的參院審議通過。但是,未來發生任何政治爭議的僵局,都是透過司法仲裁,官司可以一直打到最高法院,由九位大法官組成的聯邦最高法院裁定,他們表決結果就是終審裁定,大家都要接受。

美國已是非常分裂的國家,共和黨與民主黨勢均力敵,兩黨政見幾乎相反,舉例來說,民主黨主張環保,要求減少廢氣排放,共和黨則是經濟生產掛帥,不承認全球氣候變遷的理論,所以前總統歐巴馬簽署「巴黎協議」,川普上台就宣布退出。再如民主黨維護婦女墮胎權,但共和黨則認為不可有墮胎合法化的作為,要珍惜每一條生命。還有就是種族問題,民主黨關注新移民權益,即使是非法移民也要照顧,准許他們分享教育、醫療與福利等資源,但共和黨則是關注美國本地勞工就業等權益,排擠新移民,川普更主張在美墨邊境修建邊境圍牆,阻止中美洲非法移民湧入美國。

在川普就任總統的近四年時間,他強調「美國優先」、「讓美國再度偉大」等充滿民族主義、保護經濟等論調,使美國在國際上成為「反對多邊主義」的強權,但川普這種論調,連歐盟等西方國家都難以接受,而川普描準中國的「反中」、「仇中」強硬態度,帶領美國人民走上一條和過去不同的道路。

老東方家具

富士按摩椅

發佈時間:2020-09-26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