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必不可少 中美對峙影響個人生活
微信必不可少 中美對峙影響個人生活


(綜合報導)近五年來,朱麗葉·沈(Juliet Shen,音)94歲的祖母每天以同樣的方式開始上海的一天:向分散在世界各地的40個子女和孫輩發微信消息。「大家早上好!」她寫道。

分別居住在中國、美國和中美洲的家人每次都報以一連串的熱情響應。27歲的朱麗葉·沈住在布魯克林,她和在中國的父母以及在尼加拉瓜的兄弟還有其他的微信聊天群,分享日常飲食和其他日常瑣事。

上週五,朱麗葉·沈自己召集父母和兄弟開家庭會議,討論了美國政府限制在美國使用微信的計劃。微信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即時通信服務,是許多美國人與中國的家人朋友保持聯繫的生命線。朱麗葉·沈說,聽到關於微信的消息時,「我覺得特別泄氣。這是我和家人保持聯繫的唯一而且最簡單的方法。」

對許多人來說,美中近年來不斷升級的緊張關係基本上一直是個深奧的問題,似乎主要是官員們在關稅等政策和半導體等產品方面的爭吵。但美國政府在週日午夜將中國的微信和另一款應用TikTok從美國應用軟體商店下架的命令,已讓這場鬥爭對數百萬人來說變為直接涉及到個人。雖然目前一位聯邦法官發布了針對川普行政命令的禁制令,至少遇到了一個暫時的阻礙。

由於新冠病毒大流行導致的旅行限制,美國人已不能去中國,有關微信的爭吵正在危及一種重要的溝通方法。雖然商務部上週五的行動主要針對微信手機客戶端應用的新下載,以及微信的轉賬與支付能力,但是那些手機上已經有這款應用的人可能會看到服務質量隨著時間的推移下降,因為他們將無法下載改進功能和安全性的軟體更新。

川普政府的做法進一步讓美中數碼系統脫鉤,讓互聯網越來越碎片化。美國正在採取中國長期以來對希望在中國運營的外國技術公司施加的那種排他性限制。在世界大部分地區佔主導地位的Facebook和谷歌不能在中國提供服務。Twitter也被中國屏蔽。微信是中國的騰訊旗下無所不能的社交網路平台,也是連接中美兩個數字世界的最後幾座主要橋樑之一。

「美國的做法是直接照搬中國那一套,」舊金山風險投資公司基組風投(Basis Set Ventures)的創始合伙人蘭雪棹說。蘭雪棹出生在中國,每年去一次中國。她說,中美兩國的互聯網體驗截然不同已經好幾年了,但最近的升級達到了「一個新水平」。她說,她本人在中國有不少家人,包括一些上了年紀的親戚,他們都會用微信,而且不準備轉為使用別的新服務。「像我這樣的人不可能不用微信,」她說。「它必不可少。」

她還說,如果將來真的被禁,她打算用虛擬專用網路(簡稱VPN)繼續在美國使用微信,VPN可以掩蓋用戶的真實位置,也是中國用戶使用谷歌、YouTube和Facebook的常見做法。

雖然川普政府針對中國企業字節跳動旗下、製作網上瘋傳影片的應用TikTok的禁令已被廣泛報導,但商務部稱,針對TikTok的全面禁令不會在11月12日之前生效。TikTok正在與美國軟體製造商甲骨文等公司進行交易談判,這可能會讓其免遭封鎖。

這意味著禁令對微信用戶來說後果更嚴重。17歲的林賽·盧珀(Lindsey Luper)家住紐澤西州中部,她有TikTok和微信。她說,她的家人用微信給在中國需要經濟支持和食物的親戚寄錢和罐裝食品。她說,無法使用微信「非常可怕」。雖然她喜歡用TikTok,但她說,不能用微信的事情更讓人苦惱。

「這就像是比較你手機上的遊戲和短訊應用,」她說。「如果這兩款應用都被禁了,顯然其中一款是你和生活中幾乎所有人交流所必需的。另外那款被禁雖然很不幸,但它完全不是必需品。」

為了阻止微信禁令的實施,一個自稱為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的組織向舊金山聯邦法院提交了一份動議,要求法院臨時停止該禁令的實施。

該聯盟辯稱,川普試圖封禁微信違反了數項憲法條文,包括言論自由權、正當程序和對任意歧視的平等保護。在一份聲明中,該組織稱這項裁決是對「嚴重侵犯美國微信用戶憲法權利」的命令的「一次重大而艱苦的勝利」。

北加州聯邦地方法院法官貝勒爾(Laurel Beeler)在裁決中表示,她之所以選擇批准這項動議,是因為原告對該命令是否會損害第一修正案賦予的權利提出了嚴重質疑。她還表示,該命令給原告造成極大困難,後者辯稱這將封鎖華人社區的主要通信工具。

美國政府現在可以向第九巡迴法院上訴,尋求推翻暫時停止的判決。司法部女發言人週日表示,該部正在審查這一判令。

這項禁令是美中兩國圍繞誰將主導全球科技領域的日益激烈的對抗中的最新轉折。川普政府瞄準了中國科技和電信企業,包括微信、TikTok和華為,稱他們受惠於中國政府,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政府在其中提到了中國2017年頒佈的一項法律,要求中國企業不管在哪裡開展業務,都要為中國的國家情報工作提供支持、協助和合作。

自2014年以來,微信在美國的下載量已接近2200萬次,約佔其在中國以外地區下載量的7%。

也有些人說,他們正忙著尋找微信的替代品。紐澤西州澤西城 29歲的居民華思睿(音)告訴在中國的家人和朋友註冊騰訊旗下的另一款即時通訊應用QQ。他也打算使用蘋果的FaceTime與在中國的父母影片聊天。但他說,使用微信的體驗很難複製,他有2000多名微信聯繫人。

每個週六的晚上,華思睿住在江蘇省的父母都會給他發微信,與他們唯一的孩子用微信進行一個小時的影片聊天。在最近的聊天中,他們警告他不要出門,外出一定要戴口罩,因為美國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在上升。這和今年年初正好反過來,他說,那時候是他警告在中國的父母不要出門,因為當時中國的感染率比美國高得多。

他說,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微信是一條特別重要的連線。華思睿白天總是打開台式機上的微信應用,不斷接收幾十個中國朋友發來的信息。他用手機上的微信應用來看滾動的朋友圈動態,類似於Facebook的時間軸,讓他隨時了解朋友們在幹什麼。美國的其他微信用戶也靠這個服務與客戶保持聯繫或維持重要的文化傳統。

53歲的虹·艾倫(Hong Allen)在美國鹽湖城的營養和膳食補充劑公司優莎娜健康科學公司(Usana Health Sciences)工作,該公司在中國有業務。她的大多數客戶都在中國,她用微信與他們聯繫。現在,她擔心她會失去微信上的所有聯繫人。「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家住華盛頓州溫哥華的艾倫說。「我怎麼謀生呢?」

家住匹茲堡的43歲的王華錦(音)用微信給朋友和家人發虛擬紅包,紅包是中國人在特殊場合或節假日贈送禮金的傳統方式。她說,美國對微信的禁令將阻止這種微小但很有意義的表示。「這只是一筆很小的錢,大概平均每人50美分,但這是一個傳統,發紅包讓我覺得自己和傳統是相連的,」王華錦說。

朱麗葉·沈說,她和家人決定用電子郵件和Skype作為通訊工具,這是他們在微信成為日常工具之前使用過的。她還說,中美之間的爭吵也在慢慢地給她的家庭製造麻煩。

她說,她的父親是美國永久居民,六個月前在前往中國途中被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官員扣押,他的筆記型電腦被沒收。她的父母自1980年代以來一直在美國生活,他們那次旅行是為了去北京和上海照顧年邁的父母。現在他們擔心回美國會遇到困難。「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沈女士說。「他們感到有宣布效忠的壓力。感覺無論我們做什麼都會受到懲罰。」

儘管川普政府顯然在試圖突破這些限制,但它仍然是受限的,企業有反擊的管道,比如通過法庭系統,而在中國等其他地方就不一定了。

川普批准了美國軟體製造商甲骨文(Oracle)和沃爾瑪(Walmart)對TikTok的投資,他表示,這將解決他對國家安全的擔憂,而商務部表示,將把對TikTok的處罰至少推遲一週。

如今,隨著圍繞著這款社群媒體應用數週的戲劇性事件塵埃落定。投資者和其他人都在問: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矽谷企業軟體公司甲骨文得到了一份雲計算合同;沃爾瑪獲得了銷售交易;川普總統則得以宣布獲得勝利。

老東方家具

富士按摩椅

發佈時間:2020-09-22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