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成立75週年:問題、挑戰與質疑
聯合國成立75週年:問題、挑戰與質疑


(紐約報導)全世界蔓延的感染,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和氣候變暖——更不要提饑饉的加劇,越來越多的難民,強人領袖的瘋狂排外和美中之間的新冷戰。

聯合國即將慶祝其1945年在二戰廢墟中的誕生,儘管在一長串當前全球問題及其自身面臨的挑戰中,「慶祝」可能成了怪異的措辭。

因此,對這一誕辰的紀念將是靜悄悄的,不僅因為世界各國領導人無法親自聚在一起舉杯——大流行讓本週開始的聯合國大會變成了虛擬會議。在這一世界機構成立75週年之際,它也面臨著對其效力乃至地位的深刻質疑。

「聯合國不應該這麼弱,」前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愛爾蘭的首位女總統瑪麗·羅賓遜(Mary Robinson)說。當同盟國的勝利者成立聯合國之時,他們的目標是避免陷入另一場全球災難。儘管有種種缺點,但這個被埃莉諾·羅斯福(Eleanor Roosevelt)稱為「我們未來和平的最大希望」的組織至少幫助實現了這一目標。

聯合國大會 川普確定不親身與會

白宮幕僚長今天在空軍一號上告訴隨行記者,美國總統川普不會親身參加下週的聯合國大會。

川普上月才說就算其他全球領袖因為疫情不敢前來,他還是想在紐約的聯合國大會會議廳發表演說,如今改變心意。

白宮幕僚長梅多斯(Mark Meadows)徹底打消外界懸念,在陪同川普前往威斯康辛州造勢途中告訴媒體,總統不會親自參加聯合國大會第75屆會議。由於全球陷入衛生危機,大會主要將透過視訊舉行。

聯合國大會供各國領袖輪番發表演說,今年安排在9月21日到9月29日舉行。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在15日的本屆大會開幕講話裡強調,今年會議將著重在全球對新冠肺炎的因應措施,以及「和平與安全、裁軍、人權、性別平等與永續發展」等議題。

當展望今年的聯合國大會時,秘書長古特瑞斯強調了長遠的眼光。他說,寫進《聯合國憲章》的價值觀阻止了「許多人擔心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災難」。儘管如此,這一機構可能從未像現在這樣掙扎過。

雖然它是人道主義援助的最主要提供者,而且聯合國維和人員在十幾個不穩定地區執行任務,但聯合國一直未能結束在敘利亞、葉門或利比亞曠日持久的戰爭。巴以衝突的歷史幾乎和聯合國自身的歷史一樣悠久。

聯合國數據顯示,全球被迫流離失所的人數在過去十年裡翻了一番,達到8000萬人。新冠時代的第一批饑荒就潛伏在世界各國的家門口,預計到今年年底,遭受嚴重饑饉的人數將增加近一倍,超過2.5億人。

古特雷斯懇請全球停火以幫助抗擊冠狀病毒,但基本無人理睬。他呼籲為一項100億美元的冠狀病毒緊急應對計劃捐款,以幫助最需要幫助的人,但截至上週,承諾捐款額只有目標的四分之一。這樣的反應「連『不溫不火』都算不上了」,聯合國援助事務最高官員馬克·洛科克(Mark Lowcock)說。

聯合國從75年前的50個成員國發展到如今有193個成員國和4.4萬名全球工作人員,它成立之初的目的是為了提供一個論壇,讓各國可以不分大小,都相信自己的聲音是有意義的。

但其基本結構並沒有賦予聯合國大會這個主體機構多少實權,而是把最多的實權給了二戰的戰勝國——英國、中國、法國、俄羅斯和美國——這些常任理事國對安理會的15個理事國席位擁有否決權。安理會有權實施經濟制裁,並且是唯一被允許部署軍事力量的聯合國實體。

似乎沒有一個常任理事國願意改變這種權力結構。結果就導致安理會在許多問題上長期陷入僵局,往往使美國不僅與中國和俄羅斯對立,還與其盟友為敵。聯合國不只是在戰爭和停火問題上難以取得成果。

聯合國那17個旨在2030年以前消除貧困、性別偏見和文盲等不平等現象的可持續發展目標,已經岌岌可危。據報導聯合國的新聞網站PassBlue稱,聯合國監督小組《全球政策論壇》(Global Policy Forum)主席芭芭拉·亞當斯(Barbara Adams)在7月的一次會議上表示,這些目標甚至在大流行出現之前就已經「嚴重偏離軌道」。

聯合國資深人士都表示,多邊主義——即共同解決問題這個聯合國憲章的宗旨——日益與同一部憲章中強調的國家主權和不干涉內政的原則相衝突。其結果往往是拖延援助或對聯合國介入人道主義危機的拒絕,不管這些援助或介入是向流離失所的敘利亞人運送物資,調查緬甸羅辛亞人遭遇大屠殺的證據,還是救助委內瑞拉患病的兒童。

阿爾比安大學的政治學教授、聯合國人道主義干預問題專家凱莉·布思·沃林(Carrie Booth Walling)表示,許多受病毒影響的國家開始向內轉,對聯合國及其象徵的外交而言可能是個壞兆頭。
「目前真正令人恐懼的是多邊主義的總體狀況,以及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能否看到多邊合作的價值,」沃林說。有專制意識的領導人的上台帶來了進一步挑戰。

川普總統經常批評聯合國,他反對全球治理的概念,並不滿於聯合國每年大約95億美元的預算(其中65億美元用於維和行動),認為那是浪費。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共產主義的會場」。匈牙利總理維克托(Viktor Orban)譴責聯合國保護難民的政策。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對聯合國人權機構對其禁毒戰爭的調查表示憤怒。

根據川普的「美國優先」方針,美國打算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川普批評該組織對新冠病毒的應對,稱其為中國的喉舌。川普還放棄或削減了對聯合國機構的支持,其中包括聯合國人口基金、人權理事會以及援助被列為難民的巴勒斯坦人的機構。

儘管美國一直在猛烈抨擊,但中國在聯合國採取了行動,在經濟和社會事務部、國際電信聯盟和人權理事會等機構擔任領導職務,以爭取更多控制權。

兩黨研究機構新美國安全中心2019年5月的研究報告《人民共和國的聯合國》指出,中國在聯合國的行動是為了重新定義此類機構的運作方式,使其偏離西方的民主和人權概念。

今年中國在聯合國的影響力進一步擴大,雖然遭到美國反對,但中國候選人當選糧食及農業組織領導人、加入人權理事會調查員遴選小組,並成為聯合國下屬的一個裁決海洋法爭端的法庭的法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敦促下屬「積极參与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堅稱她正在與中國人對抗。例如,她上個月在接受福克斯新聞(Fox News)採訪時表示,她「利用安理會的一切機會」提出中國的人權問題。

不過,現任和前任聯合國官員說,川普的孤立主義行為損害了美國在聯合國的影響力,儘管美國作為東道國和最大的單一捐助國仍然至關重要。他們看到了中國的膽子大了起來,在南海爭議地區堅持自己的主張,在香港壓制異議,在新疆拘禁100萬維吾爾穆斯林,並向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貧困國家大舉放貸。

「如果美國撤出自己的牌,就給中國留下了更多空間,」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的首席演講撰稿人莫蒂默(Edward Mortimer)說。「現在,中國的行為極度強硬而挑釁,讓很多國家感到擔憂。」

老東方家具

富士按摩椅

發佈時間:2020-09-19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