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體制的力量 近2億學生開學返校
威權體制的力量 近2億學生開學返校


(綜合報導)本月,在湛藍的天空下,武漢市漢陽一中近2000名學生聚集在操場上參加開學典禮。武漢是新冠病毒最早出現的地點。

醫護人員守在學校大門口給進來的人測量體溫。學校行政人員審查學生的旅行史和新冠病毒檢測結果。當地的中共幹部在附近密切注視,確保教師遵守衛生方面的詳細指示,並表現出「抗疫精神」。「我不擔心,」學校的音樂老師楊萌在接受採訪時說。「武漢現在是最安全的地方。」

正當世界各國為學校今年秋季安全開學而努力的時候,中國依靠其威權體制的力量,已在公立學校為大約1.95億名從幼稚園到高三的學生提供面授教學。

雖然中共採取了許多與其它地方相同的衛生和保持社交距離措施,但它實行這些措施用的是自己特有的命令加強制、不容任何異議的一刀切手法。中共派出大批地方官員和黨政幹部到學校檢查教室,使用手機應用和其他技術來跟蹤並限制學生和教職人員的行動。中共甚至警告家長們不要去學校,以免傳播病毒。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上週二的講話中說,中國在抗擊新冠病毒疫情上取得的成功、包括學校的開學,「充分展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中國自上而下、國家主導的政治體制讓中共能夠推動其龐大的官僚體系來實現單一的目標,這種做法在世界其他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疫情仍然肆虐的美國,有關如何以及何時恢復面授課堂教學的討論一直困難重重。國家層面戰略的缺乏讓各個學區不得不制定自己的措施。新冠病毒檢測機會可能不容易得到。家長們對把孩子送回教室表示擔憂。教師工會威脅要罷工,而大學生則不理會學校禁止開派對的規定。

在中國,新冠病毒數月來已基本得到控制,沒有這些爭論。中共控制著法院和新聞媒體,壓制任何其認為是對中共議程的潛在威脅。地方官僚機構別無選擇,只能服從權力無限的中央政府的命令。中國不允許獨立工會的存在,也不鼓勵爭取權益的活動,這讓國內1200多萬名教師很難組織起來。校方把大學生圈在校園內,禁止他們離開學校去吃飯或與朋友見面。

「中國的系統很特別,」堪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Kansas)研究中國教育的學者趙勇說。「這個系統的運轉有點像軍隊:不管人們怎麼想,它就要這樣做。」

從很多方面來看,中國重新開學採取的方法與其控制病毒使用的高壓模式相同。為了防止疫情蔓延,當局實施了嚴厲的封鎖,並使用侵犯性的技術來跟蹤居民,這在一些地方引起公眾憤怒,並引發了對隱私和公民自由受到侵犯的擔憂。

就學校而言,政府的做法在有些方面遇到了類似的挫折。有些教師有時不得不承擔起醫務人員的責任,檢查學生是否發燒,對生病的學生進行隔離。這些教師說,新規定讓他們筋疲力盡。學生們則抱怨有些政策過分了,比如把他們關在大學校園裡面。

中國正在採取許多與歐洲和其他最近重開學校的國家相同的措施。校長們要求學生和老師在教室裡保持一定的距離,但座位的安排基本上沒有變。教師們試圖將學生按年級分開,讓不同年齡的學生使用特定的路線和出入口,以避免擁擠。在教室裡戴不戴口罩基本上由學生和教職員工自行選擇。

但中國的做法也更加嚴格,就像它在整個疫情期間所做的那樣。來自曾有疫情報告地區的學生和教職人員,或者曾經去過被視為高風險地區的學生和教職人員,都被要求在開學前提交新冠病毒檢測結果。教育官員敦促學生們除上下學外,避免「不必要的外出活動」,儘管這一規定不大可能得到執行。此外也不鼓勵學生們在吃飯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時說話。「齊心協力防控疫情,」學校操場上貼的宣傳標語寫道。

流行病學家說,中國仍面臨著新疫情暴發的可能性,特別是在秋季和冬季。但到目前為止,這些措施似乎有效,還沒有疫情暴發或學校停課的報導。

在國內經濟增長放緩、國際上批評中國政府早期掩蓋疫情並對疫情處理不當的時候,學校的開放給了習近平一個宣傳上的勝利。

中國官媒對美國在複課方面遇到的困難進行了充分報導,同時強調了中國在讓父母重返工作崗位方面取得的進展——這是中國試圖推動經濟復甦的一個關鍵做法。

「當家長們開始新一天的工作,知道他們的孩子在學校受到很好的保護,他們會充滿安全感地生活在這片生命至上的土地上,」官方新聞機構新華社最近的一篇評論文章寫道。

雖然中央政府已經警告學校官員「不能有絲毫的麻痹和懈怠」,但目前還不清楚這些措施是否可持續。政府的一刀切規定已經在某些角落裡激起了不滿。

許多學校有人手不足、資源缺乏的問題,教育工作者說,他們要努力完成一長串的病毒防控任務。一些老師凌晨4點就起床溫習防控指示。「事情多呀,沒有補償,」深圳一所小學的教師李夢田(音)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老師的工作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做。」

其他學校的教育工作者說,官員們為了滿足上級的要求,盲目地遵循政策,即使它們並無效果。
武漢以西約200公里的荊州市一所高中的教師康金智(音)說,學校大門口的熱感攝像機總是提供不準確的數據,給每個進來的人貼上發燒的標籤。「這種機器就是形同虛設,」她在採訪中說。「但因為政策對學校有這樣的要求,學校就要設置這個。」

憤怒情緒已在有約3300萬名學生的中國公立大學爆發,因為大學禁止學生出校園,但教職員工不受限制。校方還禁止學生接受外賣和包裹。網上最近幾天流傳的影片顯示,食堂前排著長隊,學生試圖隔著校園的鐵欄杆與約會對象擁抱。

「你們打算把我們關一輩子嗎?」東部省份江蘇的常熟理工學院大二學生潘生(音)在微博上抱怨道。「我感覺像在上高中,」潘生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上大學是為了獲取知識,學習在社會裡為人處世,不是每天坐在學校的教室裡。」

許多學校已經有了一些在大流行情況下教學的實踐。中國許多地區的一些年級已在今年4月和5月複課,但上課時間錯開,校園裡的學生人數也有所限制。

那之後,政府投入巨資為學校配備口罩、手套、紅外溫度計等設備。例如,中國東部城市徐州的一所小學說,學校儲備了口罩8000隻、免洗洗手液400瓶、酒精200公斤、抽紙1000包。教育部的指導方針要求每天至少測三次體溫,並結果上報學校官員。在政府認為尤其容易暴發疫情的地區,規則更加嚴格。例如,在北京,任何時候都需要戴口罩。

一些措施甚至進一步擴大了中國教育工作者通常預期要做的事情。教育部已要求學校為學生提供心理諮詢,幫助他們應對疫情帶來的心理壓力和創傷。官員還負有降低小學生近視率的責任,政府稱,由於學生在疫情期間花了更多時間在電腦上學習(可能還有玩遊戲),小學生近視率急劇上升。

儘管有些限制帶來的麻煩,但許多家庭對重新開學表示歡迎。幾個月來,家長們一直在自家客廳裡充當臨時教員,還不停地抱怨孩子玩太多的電玩遊戲,現在他們終於可以送孩子去上學和上課後補習班了。

「我們很好地控制了疫情,這對我們的國家有好處,」索菲婭·唐(Sofia Tang,音)說,她是東部城市杭州一名高一學生的母親。「如果我們像他們在海外那樣應對疫情的話,那會發生騷亂。」


老東方家具

華商大全電話簿

發佈時間:2020-09-15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易搜網汽車買賣

福庫電飯鍋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