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百億資產甄別進入尾聲 妻能離婚並獲60億財產嗎?
徐翔百億資產甄別進入尾聲 妻能離婚並獲60億財產嗎?



(綜合報導)在「私募一哥」徐翔刑期將滿,應瑩提起的離婚案再度推遲之際,案件涉及的財產甄別有了進展。
5月31日上午,微博認證為應瑩的用戶連發兩條微博,透露其從青島中院獲知,徐翔案件的資產甄別階段終於進入尾聲。微博同時提到,因資產甄別時間長達三年,導致被凍結合法資產嚴重縮水。
應瑩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證實,微博及微信公眾號所發內容,為她和代理律師與青島中院徐翔案法官,在5月20日見面交流的部分內容以及其對財產甄別、分割的看法。
對於應瑩方面通過微博所發佈的相關內容,記者嘗試聯繫青島市中院徐翔案件相關負責人求證,但截至發稿,並未獲回應。

徐翔妻子:財產甄別已近尾聲

「承辦案件的法官主動與我們聯繫後,5月20日我們一行三人到了青島,進行了兩個小時左右的當面交流。」對於微博所提到的內容,應瑩稱。
陪同應瑩一同前往的,還包括徐翔財產執行案中的代理律師斯偉江和吳布達。對於雙方交流的內容,應瑩在微博中提到,在交流過程中,應瑩一行主要獲得三個信息,其中包括徐翔財產執行尚未立案,之前三年多時間法院一直在進行財產甄別,扣押的120多億現金還放在賬上;甄別工作已經接近尾聲,至於何時執行正式立案,尚未明確;應瑩的合法財產會返還給她,罰金將僅針對徐翔個人財產,具體需要在執行程序中處理。
對於甄別所涉及財產,應瑩稱:「甄別的財產數額,與我們之前在微博中提到數字基本一致。」
2017年1月,徐翔被判決犯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又六個月,並處罰金110億元,沒收案件中違法所得約93.37億元。據應瑩表述,徐翔案發後,家庭名下接近210億元的資產都受到查封,這包括澤熙系公司的資產、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夫妻名下的所有資產。
值得注意的是,在徐翔案判決兩年後,2019年3月底,徐翔妻子應瑩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提交請求離婚的《起訴狀》。應瑩的離婚請求在2019年5月份於上海黃浦區法院立案。如今,距離立案已經滿一年時間,但審理期限已經兩次延期。
在與記者交流時,應瑩強調離婚案並未涉及到財產分割,但在去年8月7日通過微信公眾號發佈的聲明中,應瑩提到:「我再次以徐翔要離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島中院盡快甄別涉案資產,蒼天在上,我要離婚。」
5月上旬,徐翔財產執行案中的代理律師斯偉江證實,在不減刑的情況下,徐翔的出獄時間是2021年7月9日。
隨著徐翔出獄日期臨近,徐翔案中涉及的財產甄別終於有了進展。5月31日,應瑩在微博上稱,「承辦法官親口告知我資產甄別已『進入尾聲』。」
不過,對於徐翔案財產甄別進展,以及應瑩在微博中所提內容,記者嘗試通過電話、短信聯繫青島中院案件承辦法官,但截至發稿,並未獲得其回應。

理不清的百億資產

此前,應瑩曾多次公開表達對財產甄別「久拖未決」的不滿。在5月31日的微博中,應瑩再次有類似的表態。
應瑩在微博中提到,涉案資產本應在徐翔案判決前就甄別清楚,合法資產予以退還,這是法律有明確規定的,但因青島中院「不懈努力」甄別三年,導致被凍結合法資產嚴重縮水,到現在才告訴我「進入尾聲」。
應瑩在此前的個人聲明中表示,在徐翔案判決前,2016年9月,青島中院劃扣個人銀行卡餘額約5億元,2016年11月~12月,劃扣信託賬戶資金餘額約100億元(未通過信託公司,直接從銀行端劃扣)。判決後,2017年6月~9月,劃扣個人證券賬戶資金餘額約16億元。
斯偉江提供的相關文書顯示,徐翔所得贓款已全部被追繳,判決書結合案件證據,判決生效後,至少有約120億為夫妻共同合法財產。
「這120億元的『合法』所有,屬於我和徐翔婚後的財產,一人一半。所以,屬於我的那一部分就應該60億元。」圍繞著這120億元資產的事情,應瑩曾計劃聘請第三方機構進行甄別。
在該《說明》中,應瑩提及的「徐翔案的合法資產」涉及法院判決時徐翔直接、間接及旗下資本平台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
彼時,徐翔家族持有6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分別為大恆科技、寧波中百、東方金鈺、文峰股份、華麗家族以及長航油運。其中,除華麗家族是由澤熙投資旗下投資企業持有外,其他股份分別由徐翔的妻子、父母和徐翔的朋友等代持。
作為徐翔的妻子,徐翔和澤熙系的股票,並未出現在應瑩名下。「我們家的資產大部分是在徐翔父親名下。」應瑩說,因為徐翔最早炒股的本金是來自他父母,隨後(資產)就在他爸媽名下,這樣一直延續下來的。
「青島中院承辦法官明確罰金僅針對徐翔本人,也確認我和徐翔父母有合法資產的所有權,會依法分割後返還給我。」5月31日下午,應瑩表示。

考慮接手兩家上市公司

「有了明確的結果後,我希望我們夫妻的財產,得到一個合理合法的處理。」去年8月,應瑩曾如是說,判決書上寫到徐翔的非法所得已經被追繳,剩下的都是合法的財產,我們夫妻沒有特別的約定,夫妻共同財產肯定是一人一半。
不過,在徐翔案判決於2017年1月落定後,時間已過去了3年多時間。對於財產甄別緩慢的原因,「青島中院法官給出的原因是法院人手少、事情多。」但應瑩似乎並不認同這個理由。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31日微博中,應瑩方面稱,因青島中院的不作為,導致查封凍結的徐翔家族合法資產無法進行有效分割,其中股權資產已嚴重縮水。
記者注意到,徐翔案件宣判時間為2017年1月22日。應瑩提到的兩家上市公司寧波中百和大恆科技在當時的股價分別為17.96元/股和13.53元/股。截至2020年5月29日,兩家公司最新的收盤價分別為9.15元/股和10.97元/股,最新市值分別為20.53億元和47.92億元,按照這個價格計算,兩家上市公司三年間市值合計縮水超過30億。
「(徐翔家族)控股的是大恆科技和寧波中百。」應瑩稱,大恆科技的實際控制人鄭素貞是徐翔母親,寧波中百的控股股東西藏澤添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是徐翔父親徐柏良名下公司。
在一位接近徐翔的人士看來,徐翔家族持股的上市公司不少股權均被凍結,而因徐翔入獄,其實際控股的大恆科技、寧波中百在資本市場的發展直接或間接受到一定影響。
其中,大恆科技2015年10月30日曾公告,證監會審核通過了公司涉及金額23.93億元的定增方案,彼時尚在等待證監會書面核准文件。當年11月,徐翔被調查。公司2016年2月稱,其定增方案因超過12個月有效期且未獲得證監會書面核准文件而自動失效。
徐翔家族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是寧波中百。2017年12月28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被罰的原因是由於前董事長龔東昇違規擔保。
如今,在財產甄別有了進展的情況下,應瑩首次公開提出對兩家上市公司股權的看法。「我初步測算,歸屬我個人有幾十億的家庭合法資產。如果給我現金,那是最好,但如果大恆科技和寧波中百的股權劃歸我,我也有自信能保持上市公司的穩定發展,並做好管理層的股權激勵。」
5月31日下午,在接受採訪時,應瑩表示,在夫妻共同財產分割中,除了現金,只要在法律允許範圍內,也可以接受相關股權。

易搜網 汽車買賣

線上看報

2020-07-11 星期六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醫學博士王福楠

國泰地產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