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對抗 台險中求勝 蔡英文第二任大戰臨頭
美中對抗 台險中求勝 蔡英文第二任大戰臨頭


(台北報導)520,總統蔡英文在台北賓館發表就職演說,現場因為防疫只邀了少數的賓客,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Brent Christensen)是其中之一,高高個子帶著愉悅的神情。

在這之前幾天,酈英傑才特別宴請將卸任的副總統陳建仁,席間大加讚揚台灣防疫做得很好。520前一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就首次公開發表聲明祝賀蔡英文就職,還特別提到「新冠疫情是一個契機,讓國際社會了解為什麼台灣的防疫模式值得效仿。」

蔡英文發表演說前,播放了一段全球政要的祝賀,影片中,來自美國政界的賀辭特別多,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更用流利中文說了快2分半,影片播完後,蓬佩奧的祝賀文,當場又用中英文宣讀一遍,酈英傑在現場,相當有面子。

AIT從低調行事到全台趴趴走 讚台灣不離口

AIT從上一任的處長梅健華(Kin Moy)開始,作風就轉趨高調,開始經營官方臉書,全台走透透,酈英傑到任後更是活躍,去年因台美成立「印太民主治理諮商機制」,他成了台美斷交後,首位走進台灣外交部開共同記者會的AIT處長,他三不五時就公開稱讚台灣,比起馬政府時代的AIT官員行事低調,完全大異其趣。

相形之下,520當天的中國外交部、國台辦,甚至國防部的發言人們,在蔡英文的就職演說一結束,就氣呼呼地嚴辭批評美國與台灣,可見中國與美國這兩大正在對抗的強權,面對這號稱「台美關係最好的時刻」,感受有多不相同。

昨天,港版國安法可能將實施的消息一出,川普總統又重砲警告中國,美中對抗的緊張關係,是否從貿易戰升級為新冷戰?甚至在軍事上意外擦搶走火,都令外界相當關心。而美中大戰下,台灣該如何自處?甚至險中求勝,這是蔡英文第二任期無可避免的難題。

台灣目前與美國倒底有多好呢?據調查,蓬佩奧在去年2月出席密克羅尼西亞元首高峰會時公開讚揚「台灣民主是成功故事,是可靠的夥伴,還是世界上善良的力量。」外交部長吳釗燮就不只一次對友人透露,台灣是全球唯一被美國如此稱呼的國家,他作為外交部長,「感到非常自豪」。

知情人士也指出,台美每年定期召開兩次工作小組會議,討論台灣國際參與的策略,今年為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美國國務院從國務卿到各層級官員、美國駐外單位、白宮官員等,都陸續表達支持台灣參與, AIT更在WHA召開前15天,以一日一篇臉書聲援台灣參與,這些都是以往保守的AIT不會做的事。

美國在蔡英文的第一任期,還與台灣共同舉辦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找來其他國家如日本、澳洲參與。面對中國機艦繞台頻繁騷擾,美方軍艦更開始「公開」在台灣海峽自由航行,甚至常態化。

參、眾兩院挺台法案提不停 台美關係進入最好時刻

如果再加上美國參、眾兩院從2018年3月開始所陸續通過的《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案》,及今年的《台北法案》等一系列友台法案,台美政府之間不止實質交流提升,區略戰略及軍售上也得到更多的保障,難怪蔡英文從去年9月開始,就總是把「台美關係最好時刻」掛嘴邊,就職還讓美國送了價值1.8億美元的魚雷軍售當「賀禮」。

台美關係為何會這麼好?熟悉外交政府官員分析,主要是國際客觀環境上的改變,以及小英的個人特質兩大原因。

這位官員指出,在區域戰略的考量上,當中國不斷以經濟力向全球擴張,推出像「一帶一路」這樣的政經複合發展策略,讓美國深感威脅,美國必須相應調整它在印太地區的思惟時,台灣的重要性就特別被注意到。

而在經濟上,美國也發現,類似像台積電這樣重要的公司,是不可能被全球新的高科技生產鏈抛諸在外,而台灣擁有台積電,其他的科技產業也不輸他國,自然更有將台灣拉住的必要。

這位官員也分析,蔡英文的性格上「比較均衡」,小心謹慎、做比說多、比起阿扁總統的不可預測,她讓美方感覺「比較不會出來亂」,這也有助於美方對她的信任。

一位黨政人士透露,其實從2011年開始,當時還在野的蔡英文,及她的年輕幕僚就和美方有很多互動,打破過去美方偏重透過國民黨了解台灣的狀況。她的幕僚受邀赴美訪問,也與美國人建立友誼,甚至每周固定幾天下班後一起喝個小酒,這些都有助於現在台美關係的推動。

美中競爭牽動台美關係 學者:台海處降溫狀態

政大東亞所名譽教授丁樹範指出,台美關係變好,還是跟美中競爭有關,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任期末,美國對中國已經愈來愈不滿,反中情緒高漲讓美國也開始質疑國民黨過去對中國的相處模式,而蔡英文上任後對國際情勢的掌握,及採取價值認同的方式與美方交往,就讓美方轉而對台灣友好。

不過,美中兩強在國際政經舞台上對抗,台灣在夾縫中求生存卻與美國好到出汁,三角關係傾斜,也讓許多人感到憂慮,甚至煩惱是否會有戰事開打?

曾在馬英九政府時代擔任總統府發言人,熟悉對美事務的國民黨立委陳以信就指出,現在美國對台很多口惠,但並沒有實質行動幫助台灣,「哪有什麼最好的時刻?」

他舉例指出,台灣展現防疫成果,但美國也未在WHA提案邀請台灣加入,美國也沒有實質幫助台灣加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而已停擺多年的TIFA(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也到現在都沒復談。

陳以信認為,現在台灣和中國關係惡化,只和美國交好,形同以兩岸關係為代價,交換美台關係,如果美國的情勢變動,例如換黨執政、對中政策扭轉,都會對台灣造成重大影響。「現在對岸幾乎每個禮拜派飛機、戰艦,把危險常態化、疲乏化,這對台灣來說都是風險。」

丁樹範指出,假如台海真的發生衝突,美國可能一開始不會想介入,要台灣以自身軍力撐一下,就像冷戰時期美蘇競爭遇到衝突時,不會是本國,而是由盟友、代理人執行衝突。

不過,丁樹範認為,台海目前其實處於降溫狀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了應付國內經濟、主要敵人美國,如果還要搞南海、東沙島演習,其實會嚇到東南亞國家,它還是會集中火力,對付給他壓力愈來愈大的美國。「北京方面通常就是嘴巴上佔便宜,說要武力犯台,背後其實是防範美國軍力。」

丁樹範指出,經過4年,北京某程度上也了解蔡英文的行事風格,雖然蔡不會如中國期待說出承認九二共識,但她深知「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是個可以打交道的人,而蔡在就職演說中沒提「中國」,而是稱「對岸領導人」,可見她也很清楚,不能碰觸中國的敏感神經。

兩強中求生 台灣要以小搏大

在未來的中美兩強對抗中,台灣如何以小搏大、險中求勝呢?

熟悉小英外交政策的官員指出,未來中美基本上會應維持「鬥而不破」的狀態,因此台灣一方面可發揮韌性,減少過度對於兩強的依賴,例如,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提到要加強如口罩這種「民生戰略物資」的生產,就是一種策略。

另外,這位官員也表示,小英政府接下來也會加強與中、美以外,其他重要國家的合作,未來「有蠻大機會」對美、日的FTA(自由貿易協定)會一個接一個簽出來。

還有一個重點就是產業升級。官員指出,例如國造潛艦、高級教練機的生產,中科院要進行的太空產業研發,都是要讓台灣在兩強大戰的過程中,維持不敗。

民進黨立委羅致政認為,台灣求生的方法可有長短期之分。短期內:台灣在美、中之間,要更審慎評估自己的國家利益。例如,美國杯葛WHO,台灣是要跟WHO對嗆還是申請加入?兩種立場沒有對錯,但必須考慮國家利益,不是美國100%動作都跟隨,政策必須彈性且平衡。

就長期而言,台灣應思考在中國崛起的過程中,區域政治經濟變化,台灣的定位是什麼。例如以經濟來說,李登輝提出亞太營運中心,蔡英文的六大核心戰略產業,就有這樣的意味。

羅致政表示,靠近美國、中國,搞不好都是短期戰術性的,就好像一艘船,中間有浪過來要怎麼調整,美中之間有時偏左偏右,但不要忘了目標在什麼地方,否則會在海面飄來飄去,最後都出不來。「中國想要把台灣留在勢力範圍,美國想要拉攏台灣,如何面對雙邊壓力取得平衡,就是蔡英文的挑戰。」

易搜網 汽車買賣

線上看報

2020-06-04 星期四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醫學博士王福楠

國泰地產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