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戰延燒 美研議驅逐中國涉間諜媒體僱員
新聞戰延燒 美研議驅逐中國涉間諜媒體僱員


  (華盛頓二十七日電)隨著中國驅逐美國三大報紙的幾乎所有美國記者,對於是否驅逐被指主要從事間諜活動的在美中國媒體僱員,川普政府官員加強了討論。

  該行動正在考慮之中,因為一些美國官員希望在一場圍繞新聞機構的新衝突中報復中國,而且雙方圍繞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敵意使這場衝突愈演愈烈。

  自從病毒在美國蔓延以來,華盛頓和北京爆發了一場全球信息戰。川普總統及其助手試圖把責任推到中國身上,因為中國共產黨官員在病毒發現之初掩蓋了它的危險。不過,川普因美國應對不力而飽受批評。

  多年來,一些美國情報官員一直在推動驅逐中國媒體機構的僱員,他們說這些人的主要工作是提交情報報告。中國政府本月突然宣布,將驅逐幾乎所有為《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在中國大陸報導的美國籍記者,令這些官員們看到了一個強有力的理由。中國還要求這些機構以及美國之音和《時代》雜誌,提供有關員工、預算、資產和其他運營細節的信息。

美國官員認為,在這兩個超級大國日益激烈的戰略競爭中,中國的官方媒體是一個強有力的威脅,這既是因為它們在世界各地發起宣傳戰爭,也因為它有能力為情報人員提供掩護。「向中國共產黨彙報的宣傳機構是外國特工,而不是『記者』,」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爾塔格斯(Morgan Ortagus)週四在Twitter上說。

  「就連習總書記都說,他們『必須為黨說話』,」她還說。她指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6年視察官方媒體機構總部時發表的講話。最近幾天,奧爾塔格斯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Twitter上展開了一場信息較量。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堅持使用「武漢病毒」一詞來指稱新冠病毒,在週三舉行的七國集團外長影片會議上,它引發了緊張氣氛。川普也使用了「中國病毒」一詞,儘管人們普遍批評這個標籤是種族主義,並且鼓勵了針對亞裔美國人的攻擊。與此同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推動了有關美國軍隊可能將病毒帶到武漢的陰謀論。

在這種背景下,一些美國官員希望迅速採取行動打擊中國情報人員。美國反情報官員更密切地審查了中國外交官、記者、科學家和其他在美人士的工作,儘管一些批評人士譴責這是新的「紅色恐慌」。9月,美國祕密驅逐了兩名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的僱員,他們與妻子開車到維吉尼亞州一個敏感的軍事基地時被捕;這似乎是30多年來首次驅逐被控從事間諜活動的中國外交官。

據熟悉相關計劃的一名情報官員透露,包括中國媒體常駐聯合國的員工,被指從事情報工作也可能被驅逐。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大多數國有機構的中國僱員都在華盛頓為大型機構工作。
研究中國間諜活動的專家使用「非官方掩護」這個間諜術語,稱一些中國情報人員在這些機構和規模較小的官方媒體中偽裝成記者。一些美國官員曾談起要徹底關閉這些小型機構,以及任何被指充當情報工作掩護的中國機構或公司。

美國官員拒絕估計他們所稱的在美國利用新聞工作為掩護的中國情報人員數量,或者他們想驅逐的人數。美國聯邦調查局將問題轉給國務院,國務院表示不對情報事務發表評論。中國大使館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美國情報官員長期以來一直聲稱,許多在海外的中國記者扮演著混合角色,他們不僅為中國的出版物和廣播機構提供報導,還向北京的情報機構提供信息。

據情報官員說,目前考慮中的行動將試圖避免驅逐大部分扮演混合角色的人,而是更關注美國政府認為主要充當間諜的人。官員們說,這些中國公民所做的新聞報導只是祕密收集情報的掩護。

情報官員說,美國正在仔細地審視中央電視台,一家在海外開展大量業務的國有電視台。它的分支機構中國國際電視台(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獨立運營,並以外語進行播送。

研究中國間諜活動的情報官員和專家說,中國主要的海外間諜機構國家安全部在許多媒體裡布有特工。解放軍還在海外設有以媒體為掩護的情報員。中國宣布對並非間諜的美國記者進行新一輪驅逐,激怒了美國官員。在官員們看來,北京此舉是在試圖審查關於政府在冠狀病毒疫情中的失誤的報導。

官員們正在尋求一種報復方式能夠擺脫此前你來我往的循環,因為相互懲罰已經傷害到了實際從事新聞工作的人。他們說,將對抗轉移到情報部門可以實現這一點,並使美國人避免遭受壓制新聞自由的批評。

一些官員討論過的一個不涉及間諜的選項,是限制中國媒體在美國的覆蓋和分布範圍,無論是電視網路還是報紙。但這就陷入了干涉新聞自由的棘手問題。多年來,中國政府封鎖了國內對主要外國新聞網站和應用程序的訪問,並經常審查國際電視網路的播放內容。

中國於2月19日宣布將驅逐三名《華爾街日報》記者後,兩國之間一輪接一輪的驅逐記者行動開始了,這是中國自1998年以來首次公開驅逐外國記者。

該消息宣布於川普政府對五家中國國有媒體機構施加新規定後的第二天,此後,美國官員一直在思考該如何應對。一些人提出驅逐從事情報工作的中國國有媒體員工的想法。國家安全委員會副主任、前《華爾街日報》駐中國記者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於2月24日主持會議,討論行動方案。

政府於3月2日宣布將對在五個中國媒體機構工作的中國公民發放新的簽證配額。他們總共只能僱用100名中國公民在美國從事業務。這實際上將導致大約60人被驅逐。

一位國務院高級官員上週表示,「中國政府」已經在3月13日這一截止日期之前確定了將留在這些機構的員工。美國官員說,中國官員不太可能選擇將情報員送回中國。為了對此新配額進行報復,中國驅逐了《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影響了至少13名美國人,儘管這些報紙與美國政府沒有關係。「他們真的相信他們可以讓中國這樣的國家噤聲而不用承擔任何後果嗎?」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週二在Twitter上寫道。「中國顯然不再將西方新聞工作者看作是有用或重要的信息傳達者,」新美國安全中心資深研究員、五角大廈前亞洲政策官員丹尼爾·M·克利曼(Daniel M. Kliman)說。「隨著國有機構在全球範圍內的擴張,他們似乎不需要西方的記者了。」

三家報紙的出版人向中國發表了公開信。他們說,北京在疾病大流行期間做出驅逐新聞記者的決定,「目前世界還在努力控制這種疾病,這一鬥爭需要可靠的新聞和信息的自由流動,因而也令此舉格外有害而且魯莽。」

易搜網 汽車買賣

線上看報

2020-06-01 星期一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醫學博士王福楠

國泰地產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