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情爆發時奈飛上了部紀錄片 回頭看別有滋味
中國疫情爆發時奈飛上了部紀錄片 回頭看別有滋味




(綜合報導)今年1月22日,中國新冠疫情爆發之初,奈飛上線了一部關於抗擊流行病的6集紀錄片,《流行病:如何防止大爆發(Pandemic: How to Prevent an Outbreak)》。
有不少人在家隔離期間就刷了這部應景的片子,豆瓣評分7.9(3566人評價),IMDB評分6.3(1343人評價)。
有人高呼「神預言」,也有人覺得片子節奏很慢,有點流水賬和冗長。
客觀上說,2個月前是中國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奈飛選那個時間點上線,完美蹭到了一波熱點,從當時來說,大家看這個豆瓣評論就知道,片中肯定有瘋狂暗示和甩鍋中國的成分;第二,當時西方主流意見一邊倒地認為,中國沒有辦法處理好疫情問題,這個紀錄片有沒有一點通過輿論給中國「下指導棋」的成分呢?可能也是有的。
但筆者認為單純去批判「甩鍋」這一點的話,就有點浪費了紀錄片提供的許多料,在事情發展到今天,中國基本解決了疫情問題,而疫情在西方內部強烈爆發的情況下,這些料恰能夠反映美國在防控疫情方面的深層問題,所以筆者想把重點放在這個方面。
看的時候一直在想,這個紀錄片所說的抗擊疫情的重點和阻力,對比中國這次抗擊疫情當中實際主要碰到的問題的話,紀錄片本身具有一貫的「普世關懷」,線索鋪到全球,一共有9條主要線索,又使用美國紀錄片慣用的那種交叉推進的手法講故事,讓人覺得信息量很大又抓不住重點。想要快速瞭解劇情和主要人物,可以參考上面這個豆瓣貼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12204156/,整理得還是比較清楚。

如果把視角單純放到美國的防疫體系的話,那麼第一大點和第二大點,也就是本土醫療系統和疫苗,屬於內因,海外監測屬於外因,外因通過內因起作用。
所以,我們首先把落腳點放在醫療系統方面,片中較早出場的塞拉(Syra Madad)是紐約市健康醫療公司高級總監,該公司是美國最大市政醫療服務提供商。
也就是說,可以把她看做美國醫療系統上層建築的代表。片中她登場較早,著墨甚多,她是穆斯林,也是一位非常現代的女性,日常負責公司的十幾個項目,會議、講座和郵件不斷,工作包括培訓醫護人員,大眾宣傳,國際防控聯繫等等……她的工作跟片中的故事大多有交叉,所以用來作為一條串聯線索,另外在宏觀層面講一些防控流行病的重要性。
在第四集開始的部分,提到了她工作中非常關鍵的一環,就是跟政客打交道,為所有的項目爭取資金。
片中說到,「我們需要資金培訓醫護人員,讓他們能夠分辨、隔離和治療麻疹病例。但特朗普政府發佈的預算中,疾控中心資金被削減20%,這相當於瞬間回到15-20年前的水平。這不是在保護美國,這會導致更多癌症、更多疫情和更多風險。」如果不能持續提供經費支持,一些培訓項目將會在2020年中斷,這將危及更多生命。
為此她去找紐約州參議員斯塔沃裡維拉,為防控麻疹項目要錢,州議員最終同意一筆5年329萬美元的撥款,塞拉顯然覺得太少,但議員強調這可是「每年65萬美元」(不少了吧)。
在第六集,她提到伊斯蘭信仰促使她有普世關懷,她想幫助的不僅是這個社區,這個城市和這個國家,還有全世界,為了幫助全世界的醫療行業,使我們自己更安全,她在為一個全球衛生中心向華盛頓特區的官員們爭取資金,對像包括南達科他州前參議員湯姆·達斯切(Tom Daschle),前衛生部門高官吉姆·布魯門斯托克(JIm Blumenstock),前白宮埃博拉應對協調員羅恩·克萊因(Ron Klain)等等。
最終,大人物們被她說服掏錢,塞拉個人的故事線到這裡是一個happy ending。
至於她到底拿到多少撥款,我們看不到具體數字,但前議員湯姆的話可以做一個參考。
他說,「我們在生物防禦領域花掉的所有錢,只能建造半艘航母;但與生物防禦相關而死去的人,卻比上世紀所有戰爭加在一起的死亡人數都多。相比大規模疫情,戰爭對人類的威脅和影響簡直不值一提。」
那麼,根據美軍最新一艘尼米茲級航母的造價是70億美元,最新一艘福特級航母的造價是130億美元,我們大概可以估計這個數字。從語言環境來看,前議員說得應該不是在「全球衛生中心」一個項目的撥款,而是若干年來的總撥款。
霍莉醫生沒有塞拉這麼幸運。
上面千根線,下面一根針,美國基層的情況很嚴重。
霍莉(Holly Goracke)是美國俄克拉荷馬州傑佛遜縣(人口約6000多)醫院唯一的醫生,她的故事也是我個人最關注的,可以從她身上一窺美國基層醫療體系的狀況。
霍莉醫生在第一集的出場是半夜被急診電話叫醒,她經常要在醫院值連續72小時的班,每個月3-4次,吃住都在醫院。
小鎮所有人的健康基本都靠她,她負責急診、接診、外傷、內科、甚至接生,流行病季節當然也是一個人扛,小鎮上的人都期待她是「超人」,因為她頂不住的話,廣大的美國農村地區,要去鄰近的醫院至少有40分鐘左右的車程。
這樣的責任當然讓霍莉對家庭犧牲甚多,此外,她的醫院還面臨嚴重的資金問題。
在第五集講到,過去兩年,俄克拉荷馬州有11家醫院被迫關閉。隨著全國性醫療預算危機,關閉鄉鎮醫院已經成為全美國的大趨勢,共計可接納70萬人次就診的283家醫院都面臨關閉。
具體到霍莉的醫院,他們無力承擔220萬美元負債,目前一直依靠1%的縣營業稅撥款維持運營,而縣財政的捉襟見肘讓這項政策馬上到期,必須靠全縣民主投票決定醫院的存亡。院長理查德·吉萊斯皮(Richard Gillespie)想盡辦法為醫院爭取每一張選票。
傑佛遜縣地處農業區,人均年收入僅1.8萬美元,每個政府部門都很艱難。縣警長傑裡米·威爾森(Jeremie Wilson)也很無奈。
「我們要怎樣過下去?人們只知道打911隨叫隨到,卻不知我要經常自掏腰包加油。……這次投票要決定是否繼續延續政策。支持醫院當然是好事,可是在一個農業縣收入有限,有太多需要開支,我們需要消防隊、救護車、警察,太多方面需要資金,決定哪項優先級更高真是不小的挑戰。」
投票結果是93.65%贊成(664贊成比45反對),讓醫院得以存續。但隨後的流感季卻擊垮了霍莉,高強度工作讓她也患上了流感。
為了保持身體健康,找回工作和家庭的平衡,她最終選擇離開。傑佛遜縣設立了兩個職位接替她,她和丈夫搬回首府俄克拉荷馬城,在一所家庭診所工作。
不知道這算不算happy ending呢?
還有幾個問題想討論:
第一,疫苗方面,片中的疫苗科學家團隊在開發一種神奇的「全流感疫苗」,號稱能夠打一次疫苗獲得對流感的永久免疫。這個團隊看起來是一個初創企業,因為缺乏資金不得不去危地馬拉,在當地的養豬場的豬身上試驗疫苗。
他們一直在爭取蓋茨基金會的195萬美元資助,並且在最後拿到了這筆錢,獲得一個Happy ending,能夠繼續接下去幾年的研究。你沒有看錯,195萬美元,支持數年研究。雖然片中把「反疫苗人士」描寫得很白左和反智,但是把195萬美元開發「全流感」疫苗的條件加上去的話,突然又顯得他們有點明智。
第二,海外監控方面,片中出場的幾個人物承擔了甩鍋的主要戲份。其中第一個出場的白頭髮老爺爺在越南監控禽流感,這位美國國際開發署(就是全球「民主運動」和各種NGO的主要資助者)新興威脅部門總監擔綱甩鍋中國的主力,並且瘋狂暗示因為疫情會出現很多問題,包括街頭抗議;另一個黎巴嫩裔的埃及博士同樣專門監控各種動物,抓蝙蝠檢測的就是他,他也把2004-05年全球的禽流感甩鍋中國,實際上當時的疫情是在韓國爆發的。至於戲份很多的印度醫生,片中總是在有意無意地暗示他不專業,同時他和剛果對抗埃博拉團隊擺在一起,就是在討論疫情問題其實是個社會發展問題,這確實是值得深入討論的。
這幾天疫情在全世界發展迅猛,對西方金融市場產生了巨大的衝擊,美聯儲在上周甚至1天往市場注入1萬億美元的流動性,本周又開啟了「無限量寬」,承諾為市場提供無限的流動性,還有所謂2萬億美元的救市一攬子計劃。對於上面討論過的,所有受困於資金問題的防疫工作者,特別是在基層苦苦掙扎的霍莉醫生來說,這都是想破頭都難以想像的天文數字。

這到底怎麼回事?

救命,還是救經濟?

易搜網 汽車買賣

線上看報

2020-06-01 星期一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醫學博士王福楠

國泰地產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