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健保費倍漲 勞工愁苦籲撤
印尼健保費倍漲 勞工愁苦籲撤


(綜合報導)為了彌補全民健保的財務大洞,印尼政府下猛藥,全部3個等級的保費自今年起平均增加約1倍,5口之家的民眾要拿1/5月薪繳保費,勞工階級苦不堪言,要求政府撤銷這項政策。

印尼健保的新費率今年初上路,被保險人參加第一個等級的健保,每個月自行負擔的保費從8萬印尼盾(約6.8美元)漲到16萬印尼盾;第2個等級從5萬1000印尼盾調高到11萬印尼盾;第3個等級從2萬5500印尼盾翻漲到4萬2000印尼盾。

從事金屬工業的印尼勞工古納萬(Gunawan)指出,這個政策完全錯誤,假設5口之家投保受益範圍較少的第3個等級,每個月的保費約21萬印尼盾,對很多月薪僅略高於100萬印尼盾的民眾來說,保費就占了1/5,負擔頗沉重。

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去年10月開始第2任期後,即敲定加倍調高保費的政策,這是印尼健保(BPJS)自2014年實施後的最大漲幅。

印尼健保財務虧損嚴重,根據統計,2018年的虧損為9兆元(約7.6億美元),至去年底的累計虧損衝到32兆印尼盾(約27.3億美元)。

印尼政府期望藉提高保費彌補財務缺口,同時將投保率提高到95%,盼讓健保自主運作,不再由政府挹注資金。印尼雖規定強制納保,但目前投保人數約2.22億人,約占全國2.64億人的84%。

印尼各地最低工資不一,以省級而言,雅加達最高,今年起每月427萬印尼盾(約365美元),中爪哇省等地僅170萬印尼盾(約145美元)。根據東南亞國協(ASEAN)去年11月的報告,約57%的印尼勞工從事非正式僱傭關係的工作,月收入低於最低工資。

日前在印尼衛生部前發起抗議,要求政府撤回這項調漲政策的印尼工會聯盟(KSPI)主席薩伊德(Said Iqbal)說,健保制度是社會醫療保險,並非要追求利潤的國營事業,政府有責任彌補虧損,以確保民眾不論貧富都能得到醫療照護的基本權利。

印尼近來的經濟成長不如預期,印尼統計局日前公布去年第4季的經濟成長率為4.97%,是近3年來最低,去年全年的經濟成長率為5.02%,是2015年來最低。

佐科威為吸引更多外資,正在推動創造就業綜合法草案,預計修改勞動法等79項法律,促進勞動市場彈性。印尼工會已多次抗議,指草案將薪資壓低、助長外包派遣制,讓勞工更沒有保障。

從事汽車製造業的勞工穆巴拉克(Mubarak)指出,今年起不只健保費漲一倍,汽油、電、瓦斯的價格也都上漲,負擔加重很多,創造就業綜合法草案如果通過,勞工將陷入更大的困境。他呼籲政府思考健全社會安全制度對勞工的重要性。

印尼政府統計,健保被保險人中約有3500萬人是無雇主的獨立被保險人,約占全體被保險人的16%。健保費加倍調漲政策定案後,有3.53%的獨立被保險人從第1級改到第2或第3等級,有3.32%的獨立被保險人從第2等級改到第3等級,以減少保費支出。

印尼健保和台灣健保大不同的是,台灣的健保以平等就醫、照顧弱勢為原則,除了自費醫療項目,不論被保險人繳的保費高低,都能獲得相同的醫療服務。

不過,印尼健保第1個等級的被保險人能拿到價格較高的藥品,如果需要住院,也能住到病床數比較少的病房。如今保費劇增,最受衝擊的是弱勢民眾,也更折損了健保的互助精神。

易搜網 汽車買賣

易搜 網通各業

2020-02-28 星期五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醫學博士王福楠

國泰地產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