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中的兩種「港獨」
修例風波中的兩種「港獨」




(綜合報導)近幾日,香港修例風波愈演愈烈,局勢愈發緊張,被不少人指為「暴徒」的少數激進示威者與警方之間,意見相左市民之間的暴力衝突在香港街頭、校園、商場頻繁上演,就像一輛高速公路上疾馳的超載大型客車,因為車上人員的爭吵鬥毆,很可能面臨失控風險。
這場因反對修訂允許向中國內地引渡逃犯的條例而爆發的社會運動,自始至終存在著對中共和中國的不滿與抵制,被一些人認為在某種程度上,帶有港獨成分。不過,如果將其簡單視為「港獨」運動、認為參與者都是「港獨」,又難免以偏概全,嚴重失實。進一步來看,對於這場運動裡的所謂「港獨」,也需要有比較全面準確的理解。
狹義與廣義兩個層面的「港獨」
分析人士認為,香港的「港獨」有狹義和廣義兩個層面的區分。狹義層面的「港獨」即外界一般認為的「港獨」,主張香港完全脫離中國的法律制度和國家體系,甚至是實現建國式的「獨立」。
香港社會輿論中曾經出現或是仍然具有一定市場的所謂「城邦論」,以及「民族黨」、「本土派」、「自決派」,大體可視為狹義層面「港獨」主張或「港獨」組織。一般認為,其代表人物包括已被取締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和發言人周浩輝,「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
這一類別的「港獨」對暴力違法行為有較高的寬容度,甚至是其鼓動者、組織者和參與者。如陳浩天就曾表示不惜發動流血革命實現香港獨立,梁天琦已因襲警被判6年有期徒刑。
廣義層面的「港獨」主要是一種淺層意識的、情緒上的、不成熟的「港獨」。他們可能是對自身所處的現實狀況,對港警、港府、中共和內地人有所不滿,強調「一國兩制」裡的「兩制」多於「一國」,希望已有的「自由」不被侵犯和剝奪,但是未必支持暴力違法行為。 這一類別的「港獨」沒有狹義層面的「港獨」那般激進和極端,但是覆蓋面可能遠大於後者,是一種受眾相對較多的情況。例如反修例運動爆發初期多次出現數十萬甚至被指百萬規模的示威遊行,其中的許多人或許都有這種情緒上的「港獨」。當然,廣義層面的「港獨」人群自己未必明確和認可「港獨」理念,更不可能想過獨立建國,但是對獨立未必會持反對態度,而這種模糊乃至傾向於支持的態度,客觀上也在助推「港獨」的進程。
簡單一點來看,狹義與廣義兩個層面的「港獨」大體是所謂「勇武派」與一些「和理非」示威者的分別。正如對於在2014年占中運動,中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分析,有佔領者主張「港獨」只是情緒發洩,沒有人實踐或提出有策略的「港獨」主張。 狹義層面的「港獨」雖然具有很大的危險性,但其實根本不可能實現,在香港缺乏群眾基礎。廣義層面的「港獨」相對有較多受眾,但更多時候是叛逆情緒發洩,非常類似不希望父母較多管束的青春期孩子,並不是真的要推進港獨,更不會以為港獨具有可行性。對這兩個群體不能一同視之、一概而論,而是需要用不同的態度和方法「對症下藥」、切割處理,爭取大多數港人,才有望扭轉香港當下的危局,並著手解決香港深層次的問題。
香港政府需更有作為
可以發現,這場始於2019年6月的社會運動在持續了5個月後,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動輒數十萬的大規模的示威遊行許久未現,但是暴力程度明顯升級。這種變化是否意味著狹義與廣義兩個層面的「港獨」群體之間出現了分化?
雖然暴力越發升級,不排除有此前一些主張「和理非」的人加入了「勇武派」,但是暴力行動者仍然只有少數人,並且正因為持續不斷的違法暴力,逐漸引髮香港民意天平的變化。
需要指出的是,這兩個群體之間儘管存在某種共識,但在行動層面的區別,仍然意味著兩者之間的巨大差異。而且隨著暴力程度的繼續升級,國際輿論與香港整體民意對暴力行為由理解、默認到反對甚至反擊的轉變,兩者之間的差異可能會繼續擴大,原先的「和理非」可能會與「勇武派」切割。畢竟實質性的「港獨」和暴力違法行為只會導致「全盤皆輸」的局面,可能除了極少數掙得幾分名氣、拿到一些「黑金」的人,沒有人能夠例外。
例如,近日有一位名為「李宗向」的香港人在網絡抱怨稱,他是一家藥店的經營者,曾向示威運動的參與者運送物資,但是他的藥店被示威者放火焚燒。雖然放火者未必正是他直接資助的人,但是其他更多的普通市民也會在這場暴力示威運動中遭受損害。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狹義層面的「港獨」一直受到各方的關注,其激進暴力違法行為也需得到懲治,不過他們也只是香港廣泛而濃厚的「港獨」民意外化、極端化的代表。而在其身後數量更多的廣義層面的「港獨」,因此更需要受到重視。對於港府而言,消解廣義層面的「港獨」,讓他們徹底認識到港獨不可行並盡早遠離狹義層面的「港獨」,才是扭轉當前亂局的關鍵。
鑒於香港目前混亂、危險的局勢,港府應該更有所作為,積極應對。加強執法打擊暴力行為和狹義層面的「港獨」是必然要求,同時還需著手處理和引導背後廣義層面的「港獨」,實現這部分人的態度轉變,爭取到他們對「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支持。可以參考的做法包括但不限於把這場示威運動的真相有效傳播出來,把相關重要問題講清楚,與香港各界進行更廣泛、更靈活、更有效的聯絡統合。其實,這是被中共視為重要法寶的「統一戰線」,也是西方國家在特殊緊急情況時常見手法。
不論如何,「港獨」都不具現實可行性,也無助於香港民生和發展問題的最終解決。對於香港問題還是需要在「一國兩制」框架之內來解決,港府要擔負起「高度自治」的責任。

易搜網 汽車買賣

易搜 網通各業

2019-12-12 星期四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醫學博士王福楠

國泰地產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