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海蛞蝓試驗 證實記憶可移植
美海蛞蝓試驗 證實記憶可移植


(綜合外電報導)器官可以移植,記憶也可以嗎?加州大學研究團隊宣稱,他們將經過電擊訓練的海蛞蝓RNA(核糖核酸)注入未受訓的海蛞蝓,結果成功將前者的記憶轉移到後者,研究人員說,該研究旨在對於記憶儲存的物理痕跡,亦即「記憶痕跡」(engram)有更多的了解,以期未來裨益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或阿茲海默症的治療。

有助阿茲海默症治療研究

近期的研究已發現,失憶症的長期記憶在促發(priming)元素的協助下可能恢復,學界對促發元素的所知有限,不過該過程似乎與「表觀遺傳修飾」(epigenetic modificaiton)有關,而RNA在此扮演要角。同時,長期記憶的形成過程也涉及RNA,因此引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生物學家格蘭茲曼(David Glanzman)及其研究團隊意圖了解長期記憶的部份面向是否可透過該分子予以轉移。

研究團隊首先對一群加州海蛞蝓進行訓練,他們每隔20分鐘對其尾部進行電擊,共進行5次,24小時後,重複該程序,接著研究人員碰觸這組海蛞蝓,結果牠們的身體收縮呈防衛狀,平均約達50秒,反觀未受電擊組的海蛞蝓則僅維持約1秒。

研究人員接著取出這兩組海蛞蝓的RNA,並將之注射入兩組未受訓的海蛞蝓體內。結果獲得電擊組RNA的海蛞蝓對碰觸的反應宛如它們也被電擊般,身體防衛性緊縮約40秒。另一組相關反應則沒有變化。格蘭茲曼說:「這好像我們轉移了記憶。」

研究人員將未受訓海蛞蝓的運動神經元與感覺神經元抽出放在培養皿中,接著加進電擊組與未受電擊組的RNA,以觀察神經元的變化,結果發現,加入受電擊海蛞蝓RNA的感覺神經元「應激性」(excitability)增加。海蛞蝓的尾部遭電擊時也出現相同效應。

傳統上,長期記憶被認為是儲存在大腦的突觸,該結構接收並傳遞神經元間訊號。不過,格蘭茲曼認為,長期記憶儲存在神經元內,他說:「如果記憶儲存在突觸,我們的實驗就行不通。」他也說,選擇海蛞蝓來實驗,乃因其神經元的運作方式類似人類。該研究結果發表在期刊「eNeuro」上。

未參與研究的愛爾蘭都柏林三一學院生物化學家萊恩(Tomas Ryan)認為,上述研究RNA可能轉移了其他過程,不必然是記憶,但若格蘭茲曼的見解是對的,將對那些生命深受記憶衝擊的人帶來革命性的影響,他說:「我認為不久的將來,我們可能使用RNA來改善阿茲海默症或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影響。」


信和地產

大名片桌面廣告

2018-08-18 星期六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2018偉博多媒兒童繪畫比賽

國泰地產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