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美國總統山還厲害的印第安瘋馬
比美國總統山還厲害的印第安瘋馬


我們駕車在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a)西南部曲折的小路上行駛,穿越常綠森林,骯髒的雪片不時出現在路邊,儘管車平穩地向前疾馳,仍然會咔嗒作響。到達山頂時,我們走下車,踏上了粘腳的泥路,傍晚的寒意瞬時傳遍全身。
"我相信第一印象。"我的嚮導馬特(Matt)說道,"在我們到達目的地之前不要回頭。"
拉什莫爾山75年前是怎樣建成的?
廢墟中令人心痛的雕像
定居在美洲大陸的第一批人
我們繼續前行。在我周圍,山丘在夕陽的餘暉中連綿彼伏。濃密的松林綿延數英里,擋住了藏在石板色雲彩之後的藍天。
"好了。"他說,"轉身。"
我轉身望去,一點點向高處看,看著 19 世紀拉科塔(Lakota)領袖瘋馬(Crazy Horse)高達 87.5 英尺的臉出現在山脈斜坡的花崗岩上。他凝視的目光越過我所站立的地方——到達將來會成為他的手臂的突出的岩礁——最終越過崎嶇的黑山(Black Hills)而去。
在南達科他的黑山,坐落著兩個令人印象深刻紀念物,在向美國歷史上的偉大人物致敬。拉什莫爾山國家紀念公園(Mount Rushmore National Memorial,又稱總統山)和瘋馬巨石(Crazy Horse Memorial),二者相距 17 英里。兩處雕像均未徹底完工,但是其中一個幾乎可以算完成了。
圖輯:荒無人煙的加州山谷
圖輯:十年一遇的超級沙漠花季
圖輯:老西部的大篷車之旅
當柯扎克·焦烏科夫斯基(Korczak Ziolkowski)於 1939 年首次到達南達科他州協助雕刻總統山時,他並未意識到,他會在幾英里之外的地方留下傳奇。
多年以來,拉科塔酋長立熊亨利(Henry Standing Bear)一直想要建立一座樹立在黑丘上的美國印第安人紀念碑。黑山是拉科塔人認為的神聖之地,但已經不再屬於拉科塔人。當工人們於 1927 年開始雕刻美國總統山時,刺激了拉科塔的老人們,他們希望找一座山,在山上雕下屬於自己的東西。
"我們的酋長同伴們和我都想讓白人知道,印第安人也有自己的偉大英雄,"在 1940 年代快結束時,立熊給焦烏科夫斯基的信中這樣寫道。
立熊心目中的英雄正是他的表哥瘋馬。瘋馬是奧格拉拉拉科塔(Oglala Lakota)的領袖,帶領印第安人參加了抵抗美國政府搶佔黑山的蘇族戰爭。1876 年,瘋馬在蒙大拿南部進行的小巨角戰役中擊敗了美軍將軍喬治·卡斯特(George Custer)和他的騎兵,這一戰役史稱"卡斯特的最後據點"。
儘管焦烏科夫斯基深受觸動,但他並未立即著手行動。他回到了康涅狄格州的家中,隨後志願參加了二戰,並且在諾曼底奧馬哈海灘(Omaha Beach)成功登陸。
但是戰爭結束後,他拒絶了在歐洲修建戰爭紀念碑的邀請,而是在 1947 年 5 月 3 日返回了黑山,開始了他最後一件雕刻品:瘋馬巨石。
站在一條緩慢探出的手臂上,我透過相機鏡頭放大瘋馬左眼馬蹄形的花崗岩瞳孔,拍下又一張照片。到目前為止,只雕刻出了瘋馬的面部,全部完成後,這一巨大的雕塑將呈現出瘋馬的形像,他騎在馬上,頭髮在風中飄揚,手臂直指遠方。這座高達 563 英尺的雕塑是世界上最大的山體雕塑。相比之下,總統山的每一個頭部只有 60 英尺高。
"那麼,你是如何找到我們的?"馬特 問道。
"我是來看它的,"我回答道。
"真的嗎?"他又問。"你很難想像,很多人並不知道我們在這堙C他們往往是在前往總統山的路上看到了我們,然後就停了下來。"
我並不驚訝。瘋馬巨石每年的遊客大約只有美國總統山的三分之一。造成這一差異的原因可能是門票費用,這堥C輛車需要支付高達 28 美元的停車費,而總統山只需要 10 美元停車費。為了避免總統山在政府資助中止後無法最終完成的命運,焦烏科夫斯基決定瘋馬巨石採用收取門票和捐贈的私人集資方式。
從加利福尼亞前往這堛爾穭W,我在就餐時或者休息站與人交談,聽說有這樣巨大的紀念碑,很多人表示非常驚訝。如果說有什麼令我驚訝的話,那就是如此巨大的雕塑竟依然如此神秘。
"(焦烏科夫斯基)決定,如果(他)將(自己的)生命獻身於這一事業,也是一件大事,"麥克·摩根(Mike Morgan)說道,他是瘋馬巨石基金會媒體、市場和公共關係事務副會長,已經投身於這一項目 40 年。
瘋馬巨石這個"大"的概念,遠遠不僅僅是雕刻的尺寸。從焦烏科夫斯基的視野中一直向外延伸。
這一不斷延伸所及的地方坐落著北美印第安博物館、美國原住民教育和文化中心以及北美印第安大學。"父親說,這座山僅僅是整個項目中很小的一部分,"焦烏科夫斯基的小女兒莫妮可(Monique)去年在一次電視採訪中說道。
焦烏科夫斯基將一生都獻給了這座山,摔斷過骨頭,經歷了多次背部手術以及多次的心臟病發作。他一直投身於這一事業,直到 1982 年去世。他沒能看到瘋馬的面部從岩石中脫穎而出。
有人認為也許他的去世標誌著這一紀念碑工程的終止,但是他的妻子露絲·焦烏科夫斯基延續了他的事業。在她的領導下,工作重點轉移到雕像的面部,以紀念雕刻工作開始 50 週年。她的計劃成功了;面部雕像於 1998 年完成。
焦烏科夫斯基的全部 10 個孩子在青少年時期都為瘋馬巨石項目工作過:女孩幫助她們的母親負責遊客區,而男孩則和他們的父親在山上工作。其中七個孩子將紀念碑建設作為他們的職業,如今,焦烏科夫斯基的第三代後人仍然延續著這個家族未完成的事業。
從紀念碑下來後,我站在停車場,最後一次長久地注視著雕像。我想像著年輕的焦烏科夫斯基站在立熊旁邊對山脈進行測量的場景。我想像著他吊在一條沒有安全帶的繩子上,一手拿著一個油漆罐,描繪著馬頭的場景。我想像著他走在自己在第一年建立的通往山頂的 741 級台階的場景,儘管這一切未曾發生,但在我的想像中,他的子子孫孫都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後。
"這是一個不需要任何解釋的地方,"摩根說道。"工作在瘋馬的人們……他們看到這樣的場景就會感興趣,然後參與到這樣一項比他們大得多的事情中。"
在我們的談話行將結束時,摩根的聲音變得有些低沉安靜,更有一些感傷。"我想我看不到它完工的場景了,"他說,然後頓了一下,好像在等這些文字安頓下來。"但也許你可以。"
Ace Karaoke

第二十屆偉博文化兒童繪畫比賽

2017-10-18 星期三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國泰地產

版權所有 華人今日網